-

“誰知道他們整啥幺蛾子!”婦人一邊唸叨著一邊盛了糖球遞給她。

“多少錢?”

“哎呀,東西不值錢,請你吃的!”

“不成,您這東西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我哪能白拿您的東西。”

“看你這孩子。”婦人冇辦法收了銅板,又抓了一包糖塞給她:“拿著吧!彆跟我客氣!”

“那就多謝大娘了。”

薑雲姝餵給子苓一顆糖球,子苓含糊不清道:“怪不得都說遼地的人熱情好客,果真如此。”

“甜吧?”她笑著四處張望,不經意間看到幾個乞丐坐在牆根曬太陽。

她掃了一眼收回視線,腦海中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不對!那個身影…是老頭子?!

她心裡咯噔一聲,轉頭定睛看去,卻不見了那道熟悉的襤褸身影,隻有幾個年幼的乞兒坐在一處打鬨。

“姑娘,您看什麼呢?”

“也許隻是眼花吧。”她搖搖頭,拿著錢包裡僅剩的銅板買了兩籠大肉包子走過去。

“給你們的。”

薑雲姝把包子分成了乞兒,乞兒們不怕生,伸著臟兮兮的小手接了包子。

“姐姐,你是仙女嗎?”

“姐姐,你長的真好看!像是觀音菩薩身邊跟著的人!”

幾個乞兒你一言他一句,童言童趣,最是討人歡心。

她笑彎了眉眼:“好了,彆誇我了,快趁熱吃吧。”

乞兒們有狼吞虎嚥吃包子的,也有把包子揣進懷裡的。

“你們不趕緊吃掉,待會不會被年紀大的搶去嗎?”她記得盛京裡年紀大的乞丐總是會欺負年紀小的乞兒。

乞兒們紛紛搖頭。

她身後傳來一道輕笑:“姑娘有所不知,這條街上鮮有年歲大的乞兒,他們便算是年長的。”

薑雲姝轉身,見到了一個大約十八、九歲的少年,他身量比薑雲姝稍高半頭,一副讀書人打扮,生得眉清目秀。

乞兒們紛紛喚道:“賀小公子!”

這人看上去跟這些小乞兒頗為熟悉…等等,他姓賀?

薑雲姝難免多打量了他一眼,不料正好對上了他和煦含笑的眼眸:“姑娘初來齊城?”

她笑了笑冇回答。

男子不好意思的挪開與她相對的目光,耳垂微微泛紅,鼓起勇氣道:“在下賀文思,能否與姑娘交個朋友?”

“我姓江,江南的江。”她心思微動,並冇回答他的話,笑著反問:“你也不是本地人嗎?我聽你的口音似乎有些江南語調。”

“我生在揚州,近兩年才隨兄長來齊城做生意。”

姓賀,揚州,對上了。

可真巧。

“難怪。”她笑意更濃:“不知齊城有什麼生意好做?我這次與家中表兄來齊城,也是想尋門生意做的。”

賀文思認真回答:“遼地物資不多,我兄長都是從外麵進貨到齊城來賣,利潤微薄,但勝在需求量大。”

“如此。”薑雲姝點點頭,忽聽蕭奕喚道:“晚晚。”

她介紹:“這位就是我表哥,他姓肖,肖像的肖,表哥,這位是賀公子。”

她特意在“賀”字上咬重了些,蕭奕想要查鐵礦,肯定要接觸賀家人。

賀文思有些微微晃神,江姑娘她……閨名晚晚嗎?下一刻,他感受到了蕭奕微冷的目光,自知唐突,緊忙收了心神:“肖公子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