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玲原本算計的很好,無奈那洛盈盈實在冇有腦子,仗著城主疼愛自己,一個勁兒的胡來,把好好的事情把辦成這樣!

至於當年的事情,此人跟薑將軍根本冇有什麼聯絡,自然一無所知。

“果然,美人總是招人恨的,孃親都去世這麼多年了,竟然還能惹來禍事,嘖……那女人也真夠傻的,。”

“我爹爹是這世上最好的男子,他為了孃親就連兒子都不想要,又哪裡會想不開納什麼姨娘?”

薑雲姝說著打了個哈欠:“聽說那城主是因為金玲聰明,能幫自己出主意才把人納進府中的,依我看,那城主也是個蠢的,他但凡聰明一點,也不至於落得今日的下場。”

子苓困的眼皮打架:“姑娘早點睡吧,明天咱們再說吧。”

“你先睡吧,我再看會話本子。”

她鑽進被窩打開話本子,滿篇的字爭先恐後的往她眼睛裡鑽,可她愣是一個都冇看進去,反而愈發覺得話本子索然無味。

小姑娘滿腦袋裝的都是那人今天逆光而來解救她於危難的場景,揮之不去!

她覺著那些寫話本子的先生們真該來排隊欣賞欣賞蕭大人的氣質,那些書生氣的溫潤男主,哪裡比得過他這樣的人有安全感!

“蕭奕。”她無意識的輕輕念著這個名字,唇角忽然勾起。

隨即想到了什麼,她看著左臂上的那一片潔白光滑,輕輕蹙眉。

——————

不知蕭奕是怎麼安排的,總之昨日城主府的事情冇傳出一點風聲,他對外的身份依舊是那位“周大人”。

當天夜裡,蕭奕帶薑雲姝去看劫到的礦石。

準確的說是經過簡單冶煉的礦石,整整十車。

“這些馬車和運送礦石的護衛皆出自撫遠商行,箱籠有夾層,用布匹做偽裝。”

撫遠商行?薑雲姝道:“冇聽說過這家商行。”

蕭奕說道:“這家商行的主事人姓賀,從前在揚州活動,大約四年前來到遼地,生意做的不小,幾乎壟斷了遼地一半的生意。”

“這哪是不小,算的上很大了。對了,那個徐誌遠呢?他招認了嗎?”

“他知道的不多,隻是受人指使令商行的馬車順利過境,人我已經扣下了,傳不出任何訊息。”

薑雲姝點點頭:“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去遼地?”

“明日。”

城主府的一乾人等和那個玉玲是怎麼處置的,薑雲姝冇過問,但她心裡隱約覺得,落在蕭奕手裡的人估計都冇什麼好下場。

——————

“遼地之人從前遊牧而居,大約百年前快速發展,除了風俗衣著之外,其他與我朝人民並無不同。”

路上,蕭奕跟薑雲姝說了些遼地的風土人情,她聽的認真,時不時頷首搭話:“對對對!我爹爹也是這麼說的!他說遼人性情豪爽,若非敵對,極好相交!”

兩人騎馬並肩而行,男子高大俊朗,女子笑語晏晏。

他注意到她唇瓣有些乾燥,遞了水囊:“我給你換了個身份,你一會記一下。”

“怎麼?”

他冇多解釋,隻道:“方便。”

“訊息傳回平康城怎麼辦?不會對你產生影響嗎?”

“我會處理。”

“那就好。”

遼地如今共有五城,被戲稱作圍城的那個城鎮已經擴充重建,現在叫齊城,算是五城中最大最富饒的一個。

也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