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玲眼神閃躲:“薑郎重諾!在冇得到沈如眉點頭之前,肯定不會先對我許諾什麼!”

薑雲姝覺著她有病。

“所以,父親根本冇有給你任何承諾,從始至終都是你一個人在唱獨角戲。而且你對我父親的感情聽起來似乎並不值錢,那些情深不壽,隻是在滿足你自己的幻想罷了。”

“不!你胡說!你胡說!薑郎心裡是有我的!是有我的!”玉玲瘋狂掙紮,半晌忽然安靜,看著她陰惻惻的笑:“沈如眉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兒淪落到隻能以色事人的份上!會不會很後悔當年冇能活下來!”

……這人腦子多半不正常。

薑雲姝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也就不打算再多留了。

讓她氣人還行,正經審人她可不擅長。

“竹謹,你幫我審一下她,此人認得我父親,說不定知道些當年的事情,不過她好像有點瘋魔,說出的話不能全信。”

竹謹應道:“小主子您放心,這些主子早就吩咐好了。”

蕭奕辦事還是很靠譜的,薑雲姝安心回屋繼續吃葡萄。

稍晚些時候,宅子外頭一陣嘈雜,很快又歸於平靜。

子苓去打聽了一下,說是城主府遭到刺殺,城主不幸身亡,城裡其他掌事者齊聚一堂,同時派兵滿城搜查刺客。

直到夜裡,蕭奕歸來。

薑雲姝迫不及待的過去打聽訊息。

“平康城主由程家繼任,此人心向朝廷,回京後我會將此地之事上報聖人,平康城的事情,就由他們自己處理。”

她對這個倒不太關心,問:“那個徐誌遠呢?你今天不是出去抓他了嗎?”

蕭奕道:“他今早送出去了一批貨,我帶人劫了,是十車鐵礦石。”

“私販軍火是抄家大罪,太子怕被人抓到馬腳,東窗事發,所以不辭辛勞,跨越千裡運礦石,又用假銀錠為餌,不,假銀錠他也多少能獲利。”薑雲姝感歎道:“這麼能折騰,他想造反不成?”

經曆了這一路的事情,她現在已經把蕭奕當成自己人了,說話也隨意了許多。

蕭奕對她自然也不見外:“說不準,人心不足蛇吞象,天家親情淡薄,向來隻有君臣不講父子。”

她不解:“聖人隻他一個親子,他急個什麼勁兒?”

蕭奕未語。

他在想,太子在通州私鑄銀錠是給打造兵器做幌子,那十五年前,太子在揚州鑄銀又是為了什麼?

彼時,先帝未崩,聖人還是為人稱讚的賢後。

在當年的那場風波中,太子究竟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

薑將軍在十四年前得到的訊息,與當年之事是否有關?

薑雲姝熬到了子夜時分,周暄終於審完了那個婦人。

婦人原本名喚金玲,是平康城一商戶之女,曾與家人在路上遭遇劫匪,幸得薑將軍出手相救,隻可惜為時晚矣,他隻救下了金玲一人。

金玲對薑將軍一見鐘情,可對方卻態度冷淡,她始終認為薑將軍是喜歡自己的,不然當初薑將軍為何隻出手救她一人?也一直認為對方不肯接受自己,是因為薑將軍已有家室的緣故。

後來,她曾偶然看見過沈氏,見之難忘。

薑將軍戰死後,她改名玉玲入了城主府,一直到宴席上認出了薑雲姝,心生毒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