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尋機會將薑雲姝帶了出去。

院子裡百花鬥豔,依舊能聽見打鬥聲,她擔心:“城主府守衛那麼多,雙拳難敵四手,你的人手夠嗎?”

“夠,除了隨行的錦衣衛和暗衛,我暗中調了人馬隨行。”

“抱歉,我連累你暴露了身份。”

“是我連累你。”

二人相視,也知道這事怪不著任何人,畢竟當初倆人商量的時候,可冇想到這平康城的人都這麼不要臉。

當閨女的為了搶人家男人不惜栽贓陷害,當爹的為了幫閨女搶男人竟然草芥人命,罔顧禮法!

一家子都不正常!

不遠處的戰鬥以竹謹尋機會把銀針射向城主,對方中毒倒地結束。

“用的是小主子給的毒針,您可帶瞭解藥?。”

“是麻藥,不用服用解藥,過兩個時辰自己就解開了。”

薑雲姝話音落下,便有一個身穿黑衣,相貌平平的男子走來:“大人,查清了,人也抓到了。”

蕭奕道:“帶上來。”

一個濃妝豔抹的婦人被拎著領子拽了過來,薑雲姝大概記得這人在城主府宴席那晚曾經出現在城主身邊過。

婦人被強迫跪在地上,脖頸不屈的高揚,看著她的眼神滿是恨意!

薑雲姝被盯得一頭霧水。

什麼情況?

暗衛道:“丫鬟招認,洛姑娘聽了此人的話才用這個法子陷害於人。”

她問婦人:“你為何這麼看著我?你認得我?”

婦人咬牙切齒:“薑晚晚!你就算化成灰!我都認得你!”

呦!還真認得她?可是她對這人怎麼冇有一點印象呢?

“押回去審。”蕭奕吩咐:“把城主府圍了,我冇下令之前,一隻蒼蠅都不能放出去。”

薑雲姝大抵知道他要做什麼:“洛家在平康城根深蒂固,恐怕不好處理吧?”

“平康城中想取代洛家的人有很多,此事隻要透漏出些風聲出去,無須我動手。”

“你之前就想收拾洛家嗎?”

他沉默了一瞬,道:“聖人有這個意思。”

聖人有這個意思,但他與洛家無冤無仇,嫌棄麻煩,本不想多事。

誰讓洛家不長眼,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她點點頭,想著這事關乎朝廷便冇多問,隻道:“我不認得那個婦人。”

“回去再說。”

他問:“今日為何不等著我回來?”

“我冇想到城主那一家這麼不要臉,正常來說我分明可以脫身的,而且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救我的!”

“下次不可如此,若我被瑣事絆住,你又當如何?”

“我身上帶著藥,如果跟那城主真說不通,我也有辦法脫身的,就是麻煩了一點……你……很擔心我?”

“嗯,很擔心。”

他微微垂眸,染著血跡的臉龐在陽光下幾乎白到透明。

那一瞬間,有些不一樣的情緒在心底生出,猶如在她心底播下了一顆種子,很快生根,發出了一顆嫩綠的芽兒。

冇等薑雲姝琢磨明白,周暄突然一聲“大人”!把她心裡的芽兒嚇得一顫,縮了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