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也聽見了,眼底幾乎瞬間迸發出了光彩。

蕭奕單手持劍帶人闖了進來,手起刀落間斬下一人手臂,鮮血噴濺在謫仙般臉龐,似白玉染瑕。

他揹著光影,步步逼近,官服染血,攝人心魂。

漆黑的眼底一片凜寒,唯有在看見被竹謹護在身後的姑娘時,纔有了片刻融化。

城主變了臉色,給兵士打了個手勢。

雙方幾乎同時收手,各占一方,兩兩對峙。

城主率先發難:“周大人帶人強闖城主府,是何用意?”

蕭奕冇理他。

“過來。”他對小姑娘伸出了手,又怕手上鮮血嚇著她,握成拳緩緩落下。

薑雲姝穿過幾個錦衣衛來到他身旁,委屈的指著城主告狀:“他不講理!我都證明瞭不是我乾的,是洛盈盈自導自演誣陷我!他還為了撮合洛盈盈和你,打算將錯就錯!這人簡直壞冒水了!”

“可嚇著了?”

他看著她,聲音溫柔到有點叫人不敢相信。

她搖搖頭,想說冇有,眼圈卻有點泛紅。

就像是一個在外麵受了欺負的小孩子,本來可以消化麵對這一切,可是一旦回家被人關心,便委屈的要命。

蕭奕眼底愈發冷凝。

城主被人無視,麵色不善,聲音比方纔強硬許多:“周大人究竟何意?”

蕭奕眸光落在城主身上,視線冰冷到猶如在看一個死人。

城主當年也曆經征戰,依舊膽寒於他這個眼神,心虛躲閃。

蕭奕語聲清寒:“我倒要問問,城主是何意?聖人斷案尚看證據,洛城主身居高位多年,怕是早就忘了還有個朝廷,真將平康城當做你的一言堂了?”

“周大人此言差矣。明人不說暗話,小女愛慕周大人,若周大人肯與小女永結秦晉之好,本城主自當全力支援周大人將來在朝廷上的一切。”城主麵上帶笑,似勝券在握:“一個女人罷了,哪裡抵得上前途,你說呢,周大人?”

“我深以為,城主說的極對。”蕭奕唇角忽然泛了笑,城主滿意頷首,薑雲姝卻覺著其中有貓膩,果然,他話音一轉。

“一個女兒而已,哪有前途重要?城主不如將洛盈盈交給晚晚處置,我對今日之事既往不咎,如何?”

城主的臉色瞬間陰沉:“既然周大人也如此不懂規矩!那不如就一起留下吧!”

一個三品的京官而已!還真把自己當成個東西了!他殺了此人!隨便推倒匪徒身上!朝廷也不至於真為了三品的官就不遠千裡來細查!

“洛城主好大的官威!”蕭奕亮出一塊腰牌,肅聲道:“本官奉聖人之令,見此令牌者,如見聖人,若敢反抗,一律按謀逆罪處!”

城主漫不經心的看了眼,臉色猛然一變!

“蕭奕?你是蕭奕!”

錦衣衛特使蕭奕?

城主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早知此人竟然就是那赫赫有名的錦衣衛特使!就算借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這樣放肆!可事情已經發生!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令:“來人!將其拿下!”

“閉眼。”

蕭奕話音落下,捂住了薑雲姝的耳朵。

她又想到了那個夜晚,他也是這樣捂住了她的耳朵,胸膛滾燙到炙熱。

身體忽然有些不自在,她輕扯了下他的衣袖:“你不用管我,我能保護自己。”

“聽話。”

她冇再作聲,閉著眼睛不去理會身邊的廝殺,血腥味道圍繞,卻莫名無比心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