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公子洛磉剛剛遇險,再做不成男人,轉過頭來洛盈盈就被人下毒,生死不知。

洛磉還好,城主有十幾個兒子,獨獨得了一個閨女,平時捧在手心裡疼!真真是如珠如寶!

“城主,我等奉命把晚晚姑娘帶來了。”

洛盈盈的生母柳姨娘眼睛哭的通紅:“城主!您可得為盈盈做主啊!”

城主臉色陰沉:“把人帶進來!盈盈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必叫她陪葬!”

未料她竟然是被十幾個侍衛團團護著進來的,城主臉色更難看,他身邊的兵士紛紛衝上去,為首的周暄拔劍喝道:“我們晚晚姑娘有辦法為洛姑娘解毒!不想讓她丟命的話都讓開!”

他喊的中氣十足,實際心裡也冇底,畢竟薑姑娘看著就不像是很靠譜的樣子,但她口口聲聲咬準了自己可以,他也隻能暫且選擇相信。

屋裡就這麼大,薑雲姝帶來的人堵住了門口,如果真動手,城主在心裡暗罵了一聲蠢貨!擺手道:“都回來。”

雙方侍衛各自守著主子,薑雲姝剛想跟城主解釋,就看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衝了過來:“就是你害了我女兒?”

周暄攔住了人。

“彆一上來就張嘴咬人,你哪隻眼睛看見是我下的毒?”

薑雲姝道:“洛城主,我與洛姑娘無冤無仇,冇有任何理由給她下毒,更冇必要針對她一個閨閣女兒,且我不癡不傻,為何要選擇在您眼皮子底下對您的女兒動手?更何況,我今日從未出府,更冇來過城主府,這點您隨便去查。”

柳姨娘怒道:“盈盈心悅周大人!你這毒婦分明就是怕盈盈日後過門與你齬齟,所以先下手為強!”

薑雲姝微微挑眉,這人就是洛盈盈的生母嗎?嘖,難怪這洛盈盈看起來不太聰明,感情兒是隨根啊。

“城主不覺得這話聽起來好笑?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洛姑娘應該已經被周大人拒絕過不止一次了。說句托大的話,我根本不認為洛姑娘能入周家門,又為何要將其視作自己的敵人?”

“這都是你的一麵之詞!誰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我的盈盈那麼好!那姓周的怎麼可能不動心!”

“好,就算你說的對,我大可等人隨我們回了盛京再動手。在平康城對洛姑娘動手,我得多冇腦子能乾出來這種事?”還有一句話她憋著冇說,這幫人得多冇腦子才能信她乾出了這種事!

“你們冇證冇據的就一口咬定我是凶手,彆說大理寺和錦衣衛,就算是在聖人麵前,也冇有向你們這般胡亂給人蓋棺定論的規矩!”

薑雲姝一口氣說完,氣順了許多,那姨娘被懟的啞口無言,臉憋的通紅。

“夠了!還嫌不夠亂嗎?”城主忽然怒喝一聲,探究的看著薑雲姝,的確冇從她臉上看到半點心虛,他下意識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女兒,心情煩躁!

“你說你能解毒?”

“對,洛姑娘中毒至今還冇嚥氣,說明中的不是劇毒,可若再耽擱下去,洛姑娘體內的毒侵入肺腑,人就真的冇救了。這麼多人看著呢,我總不能當眾對洛姑娘下什麼黑手。”

“更何況,洛姑娘可冇那麼金貴,值得我拿自己的命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