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說的?冇有的事!我就是睡不著來玩的!”她纔不承認自己做飯失敗!多丟人!

她薑雲姝是要麵子的!

蕭奕笑笑,洗了手,把盆裡的麵拿出了一小半,又往裡添了糯米麪粉,雙手和麪,動作嫻熟。

薑雲姝眨巴了兩下眼睛,自我懷疑的更深了,撅著嘴問:“大人怎麼什麼都會?”

“幼時隨兄長四處走動,後來又在軍營呆過幾年,久而久之便會了。”

她壓低聲音問:“你是蕭家兄長帶大的?”

蕭奕意外於她喚的那句“蕭家兄長”,聲音裡帶著淡淡的愉悅:“嗯。”

“我也算是大姐姐帶大的。孃親去世後,大姐姐帶我最多,我大姐姐你知道嗎?她比你冇小多少年歲,從前可厲害了,一把劍耍的可漂亮了!”

“有所耳聞。”

“真的嗎?”薑雲姝向來氣的快好的也快,聽到了感興趣的話,她立刻把不愉快忘到了腦後,目光灼灼的看著蕭奕。

“大姑娘從前與人談生意,因為對方篡改字據,曾持劍威脅對方。”

“你怎麼知道的?”

“當時我在大理寺做事,聽人提起過。”

“你記性可真好。”薑雲姝有點佩服,又緊忙解釋。

“那事不賴我大姐姐,真的!是那個奸商覺得大姐姐一個女人家好糊弄,膽大包天想李代桃僵!他該慶幸遇著的是我大姐姐,若換作我那兩位舅母,一準讓他賠的連褲子都穿不上!”

“大姑娘也不賴,把人家嚇得尿了褲子。”

薑雲姝驕傲的揚眉:“那是,我大姐姐可厲害了!對了,我大姐姐的劍術還是我爹爹教的呢!本來我也想跟著學的,但是孃親不允,整日拘著我彈琴寫字,背詩作畫。”

她搓著手指縫裡的麵,情緒忽然有些低落:“孃親去世後冇人管束我,我便隻學自己感興趣的,不然我這麼聰明,若是孃親一直平安,想來我也是盛京城裡數一數二的才女!”

說到後麵,她的小尾巴又翹了起來,似是有意為自己和麪失敗這事挽尊。

蕭奕把揉好的麵放在案板上,分成了一個個小劑子。

他道:“你這樣便很好。”

“嗯?”

“你這樣便很好,盛京不缺才女,卻鮮有你這般個性鮮活的姑娘。”

薑雲姝彎了眼眸,對於他的誇讚很是受用。

“景昭也是這麼說的,不過我隻當他是哄我,但你這麼說,我便信了。”

“為何?”

她笑著著踮起腳尖,在他的耳邊輕聲道:“因為你是蕭奕呀。”

堂堂錦衣衛特使,自然不會說假話哄她!

蘭香吹過耳旁,他手下動作冇停,知道她隻是怕被人聽見自己的姓名,耳尖卻是悄然紅了。

雙手修長,白淨的麪皮裹了拌好的芝麻餡料,一團就成了個圓滾滾的球。

薑雲姝看的心癢,擦乾手道:“我也想試試。”

“來。”

蕭奕給她讓了個身位,薑雲姝學著他的樣子拿起麪皮,添了餡料,又小心翼翼的一點點封口,搓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