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聽到這,下意識往蕭奕的方向看了一眼,見他冇什麼反應,覺著應該是自己多想了。

不過話說回來,那洛磉被人刺傷了子孫根可真是活該!她這段時間可冇少聽人說起他仗著身份欺男霸女的事情。

果然,蒼天有眼!

蕭奕以為薑雲姝會難受一陣,甚至想好瞭如何哄人,不想小姑娘下馬車時麵上盈著淺笑,甚至於還有心情叫住街邊挑著扁擔的小販,買了一斤五顏六色的糖球。

她說:“難過是一天,悲傷也是一天,爹爹在天有靈,若看見了我因為這些事情悶悶不樂,他也會不好受的,更何況,我難過也改變不了什麼……你瞧瞧這糖球,色彩繽紛的,瞧著就喜人。”

她分了他幾顆糖球,抱著牛皮紙袋回屋去了。

蕭奕回屋找了張牛皮紙把糖球包好,看了半晌才從裡麵撿了個小的送入口中。

是挺甜的,難怪小姑娘喜歡。

竹謹在旁邊看著,不過幾顆糖球罷了,他家主子還挑了半天捨不得吃……正腹誹著,他忽聽蕭奕吩咐:“先查,若有危險及時來報。”

他幾乎條件反射的接過紙條:“是,小的這就去辦。”

屋裡隻剩蕭奕一人。

他把糖球包好收進抽屜,琢磨著遼地風俗不同,他們看不起依附男子而生的女子,到了遼地得給小姑娘換個身份行事,否則她肯定要氣的跳腳。

“該用什麼身份纔好。”他輕聲低喃。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上不得檯麵,心機深沉的去哄騙一個不知事的小姑娘。

可還是按捺不住那點惡劣的心思,總想尋一切機會,多與她相處一會。

傍晚時分,竹謹和周暄悄眯眯的湊在一起。

“大人好像又琢磨著忽悠人家姑娘呢。”

“這不正常嗎?你家大人壓根也不是什麼好人。”

“大人若是個善茬,早就被人拆吃入腹,連個渣都不剩了。”

“我瞧那姑娘挺機靈的,叫你家大人小心點,彆翻了船。”

薑雲姝忽然打了個噴嚏。

子苓忙關了窗:“是不是著涼了?就說了讓您彆穿那麼少,您偏不聽,晚上婢子給您換床厚被子吧。”

薑雲姝隨意應了聲,揉了揉鼻子,繼續看著手裡的輿圖。

蕭奕說等他處理完手上的事情,確定了那個徐誌遠與遼地之人有聯絡,便可出發。

希望這一次,她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子苓,我是要謝謝他的。”

她忽然說道。

“謝誰?蕭大人嗎?”

“嗯……若不是他今天帶我去小白馬寺,我也不會發現那往生牌位。”

怎麼謝呢?這段時間蕭奕在路上對她多有照料,每到一地她幾乎都會買些文房用品送他作為回禮,可那些冰冷的東西總歸顯得有些疏離……她和蕭奕現在應該算是熟悉……

薑雲雙手托腮,陷入沉思。

半晌,桃花眼一亮,她拍板做了個決定!

“做夜宵表心意?姑娘您……您怎麼想的?”

“從前珠珠兒惹了禍,跟哥哥們求情都是會親自下廚的,我在旁邊看了幾次,大抵會是的!”

“……”子苓很想問是誰給自家姑孃的自信,那位城主府的千金嗎?

她十分清楚自家姑娘說風就是雨的性子,無奈的跟著人去了小廚房,反正最終結果無外乎白忙活一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