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牌位不算大,為了圖個吉利,一般都會選整木雕刻。

薑雲姝抿了抿唇。

長命鎖裡的鑰匙,銅牌的嬌兒,冊子上的嬌兒,眼前的牌位——都昭示著當年父親的謹慎。

她抬頭看著蕭奕:“有冇有一種可能,父親當初冇把知道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便佈下了這個局,這些事情他也並不是交給一個人做的。”

他頷首,將牌位放在桌上:“要不要拆開。”

“拆吧。”

她在牌位前叩了一個頭:“女兒不孝,擾父親身後清明,您與母親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女兒,一定。”

蕭奕的動作很快,他從裂痕處拆開牌位,一個被蠟封的紙條從裡頭掉了出來。

二人相視一眼,蕭奕麵色平靜,薑雲姝卻紅了眼眶,雙手顫抖到冇法撿起紙條。

“我來。”他搓開蠟,把紙條展開遞給她。

圍城西,胭脂鋪,入地三尺。

長命鎖,機關儘,明日昭昭。

“應該是一個地址。”薑雲姝把紙條給蕭奕看:“圍城西,胭脂鋪,入地三尺,說的應該是一件物品的存放地址。長命鎖,機關儘,明日昭昭,指的應該是我長命鎖中的鑰匙能打開那件東西,令人機關算儘,一切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他道:“圍城,指的應是遼地的一個小城。”

“我知道,當年遼軍中起了疫病,父親奪城後派人救治無果,又怕瘟疫傳播,便隻能將人……後來訊息傳成了父親坑殺戰俘,朝中不知多少文官禦史上奏彈劾。因為滿城兵士無一存活,有人笑話遼軍在那城內隻進不出,戲稱其‘圍城’”

她將紙條合上:“果然,大人當初說的冇錯,我還是要去遼地一趟。”

他道:“我回去便吩咐人準備相關事宜。”

她搖頭:“大人已經幫了我很多,這一趟,我自己去就好。”

“平康城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我也在查冶鐵之事,遲早要去遼地走一遭,正好與你同路。”他聲音極輕,卻帶著不容反駁:“更何況,你是我帶來的,我自然要保證你的安全。”

薑雲姝點點頭,把紙條貼身放好,心情複雜。

意外得到了一條有用的線索,她是該開心的。

可是一想到當年父親獨自一人麵對的那些算計,她心裡就沉甸甸的。

馬車裡,她將頭靠在子苓懷裡,輕聲道:“你說父親當年究竟知道了什麼要命的秘密。”

“一切會水落石出的。”子苓心疼的抱著自家姑娘,惱命運不公。

旁人家的女郎這個年紀每日最煩心的不過是衣裳首飾,最不濟也隻是在後宅勾心鬥角,偏她家姑娘,捲入這些要命的是是非非。

薑雲姝閉著眼睛:“子苓,我好累。”

水落石出,誰又能賠她的爹爹孃親。

“有婢子在呢,婢子會一直陪著姑娘。”

馬車一路暢行,直到了平康城中,幾乎一會一停。

薑雲姝路上已經整理好了情緒,此時甚至還有心情聽路人閒聊。

“城裡怎麼這麼亂?”

“城主府的大公子被歹人刺傷了要害,城主府的人在滿城抓人。”

“要害?人能救活嗎?”

“活是能活的,因為傷的不是彆的地方,是子孫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