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怕小僧不知道,特意添了句:“就是那位……”

“小僧當然曉得,來過咱們平康城的可就隻有一位姓薑的將軍!薑將軍可是咱們平康城百姓心裡的大英雄,自然是有的!”

“我想過去看看。”

“您這邊請。”

時過十數年,平康城的人還記得父親,薑雲姝心裡說不來的開心。

往生牌位被供在一間偏殿,平康城的百姓感念薑將軍曾經的恩德,每次過來都會特意在這上一柱香,以至於薑將軍牌位前的香火比正殿裡某些佛像還盛。

“就在這了,小僧給姑娘燃柱香?”

“好。”

薑雲姝一眼就找到了屬於父親的牌位,上麵的字跡讓她的心跳停了一瞬。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姑娘。”子苓也驚詫不已,她跟在姑娘身邊多年,當然熟悉將軍的字跡。

這往生牌位…竟然是將軍自己寫的?

她低聲問:“姑娘,會不會是有人刻意模仿?”

“出於什麼目的呢?”薑雲姝接過小僧手裡的香,恭敬的拜了拜,雙手幾乎顫抖的把香插進香爐,深吸了一口氣平複心情,才又詢問小僧。

“我能問問嗎?這個往生牌位是誰立的?”

“小僧不知,我來到寺中時便已經有了這尊牌位。”

“可方便問問小師父是何時出家的?”

“十三年前。”

十三年前,父親是十四年前出事的。

小僧道:“姑娘若是好奇,可去尋方丈問問,他那處有記錄可查。”

“多謝小師父。”

薑雲姝深深地看了一眼牌位,立馬去尋方丈。

蕭奕正在此處。

她把人叫了出來,把牌位那事跟他說了一遍:“我想問問方丈。”

“此事交給我。”

不知蕭奕是怎麼跟人家說的,方丈很痛快的拿出了幾本冊子。

薑雲姝坐在一旁翻看,很快就找到了為父親立牌位的人。

嬌兒。

薑雲姝的心瞬間跳得極快,她把冊子推給蕭奕看:“是這個人。”

蕭奕目光劃過她因為激動顫抖的手指,拿著冊子去尋方丈:“方丈可對此人有印象?”

“記得,畢竟這人是為薑將軍立往生牌位,那日一早,寺門剛開,此人帶著寫好的牌位登門,供了許多香油錢。當時老衲還好奇,明明是個男子,為何卻留了女子名諱,不過想著他可能是代人立牌位,也就冇多想。”

薑雲姝的心跳的更快了。

“彆急。”蕭奕合上賬冊,輕聲撫慰了薑雲姝幾句,又對方丈道:“我們給薑將軍另立一個往生牌位,現在供著的那座,可否交給我?”

“這……”方丈有些為難。

但最終,牌位還是出現在了薑雲姝懷裡。

方丈特意安排了一間齋房。

薑雲姝手指輕輕撫過牌位上的字,字是描金的,一筆一劃幾乎都刻在她的骨血裡。

“我年紀還小的時候,最喜歡看的就是父親留下的那些信件書畫,我絕對不會看錯,這些字就是出於父親之手。”

“給我看看。”蕭奕雙手接過牌位,修長的手指在上麵寸寸檢查,忽然指著背麵一處:“這裡的木材是斷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