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一臉無辜。

“大人有所不知,我這孫女打小過目不忘,隻要記得內容就能原原本本再寫出一份,她年紀輕,打小胡鬨慣了,還請大人見諒。”沈老夫人輕拿輕放,一句胡鬨了事,擺明瞭偏疼自家孫女。

蕭奕眸光在小狐狸故作乖巧的臉上轉了一圈,手指在膝上輕叩幾下。

“牢薑姑娘費心。”

“大人請隨我來。”

姑孃家一身家常的齊腰襦裙,腰間繫著宮絛,更顯腰肢纖細,披帛輕盈,偶然被輕風吹起,蕭奕掃了一眼,默默挪開距離,目不斜視。

女帝當政,本朝風氣對女子苛求甚少,不重男女大防。

薑雲姝把他帶到了自己的書房,又遣開了丫鬟婆子,親自關了門。

書房佈置雅緻,懸掛的都是價值連城的墨寶,架子上的書嶄新,一看就知很少被人翻動。

“大人可有喜歡的書畫?我送您。”

“不必。”

他冷淡拒絕,轉身就見薑雲姝手裡捧著一杯茶,笑眯眯的看著他:“大人請用茶。”

在蕭奕眼裡,赫然是一副計謀得逞,翹著狐狸尾巴的樣子。

他比她高出一頭,睥著眸子看她:“你可知這是在妨礙公務?本官可以請姑娘進詔獄慢慢說出賬目。”

聲音很冷,但她聽出了他是在嚇唬自己。

“大人姓蕭,與聖人同脈連枝,家父為聖人而亡,大人怎會輕易問罪於我?雖說家父留下的情分隻有那麼點,說多了就不靈了,可這是我第一次提,應該還管用吧?”

姑孃家眸子狡黠,亮晶晶的。

她琢磨過,這事冇透出一點風聲,說明蕭奕是秘密查案,定然不會把事情鬨得大張旗鼓,人儘皆知。她更清楚,蕭奕是臣,錦衣衛行事就算再不講理,也得是在聖人容忍的範圍之內。

她父親總歸有個忠名,所以她纔敢藉此事擺了他一道。

蕭奕一眼就把她的想法看了個通透。

他最厭惡旁人威脅算計,但她把一切攤明白了說,倒也不惹人討厭。

他接了她一直捧著的茶:“說吧,你要我幫忙做什麼事情?”

她正色,還刻意壓低了聲音:“我想讓蕭大人幫我偽造幾封書信,需要體現出裴三公子與梁王私下往來,內容最好是不利於太子殿下的。”

裴三公子。

蕭奕放在膝蓋上的手下意識握了握。

“此事牽扯太子與梁王,非同小可,我需要知道你的目的。”

薑雲姝抿了抿唇,並冇回答。

他看著她,心裡大概有個想法,循循善誘:“且沈家想做此事,應該不難。”

她搖頭。

沈家行商,不得罪任何一方是立世根本,現在太子還冇針對沈家,所以她不想過早的把沈家牽扯進來,更不敢冒丁點風險。

“大人放心,我絕對冇有任何想要加害大人的想法,隻因這是我的私事,我不想叫外祖母知道。”

話說到這,幾乎印證了蕭奕的想法。

她應該已經知道了裴正軒做了什麼,現在的舉動,應該是想報複回去。

不過思及她誤認為那日的人的確是裴正軒,他心頭莫名有些不悅。

心思百轉,他麵上依舊淡定如初。

“好,我應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