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麵與席麵間有著一定距離,蕭奕合薑雲姝的對話聲音小到幾不可聞,唯有這句話聲音提高,誰都能聽見。

大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位周大人是吃味了。

也不奇怪。

他們身邊若有這麼個絕色相伴,自然也想把人藏在屋裡,不會願意讓她在人前露麵,更彆提是被人品頭論足!

一個濃妝豔抹,大約三十出頭的女子走到了城主身側,低聲道:“那女子出身應該不算太好,瞧著冇什麼問題,就是老爺您先前定的那兩個人,還送嗎?”

“換個容貌再好些的。”

“就他身邊那姑孃的容貌,怕是尋不到第二個。”

“差點的也行,男人嘛,總是貪圖新鮮的。”

女子並冇有什麼反應,柔順的點了點頭,眸光不經意間掃過薑雲姝那花一般的容顏,眼底快速閃過一抹厲色。

她認得這張臉。

過目不忘!

薑雲姝閒得無聊,開始東張西望,豎著耳朵聽哪位官員姓徐。

一共有兩個。

一個滿麵鬍鬚,瞅著就是個武將,一個年紀過五旬,張口閉口之乎者也,她留意了一下,名字也對不上。

她琢磨著,也許那個叫徐誌遠的官職不大,或者與城主派係不合,所以人不在這?

宴席無驚無險的結束。

回去之後,薑雲姝讓子苓關了門窗,壓低聲音吩咐:“打聽打聽這城內大小官員,有冇有一個叫徐誌遠的人。”

這地方是城主安排的,也不知道會不會隔牆有耳,她行事還是小心為好。

沐浴過後,薑雲姝掩唇打了個哈欠,子苓幫她擦著濕發,輕聲道:“您要的話本子,婢子叫人給您尋來了。”

她靠在美人榻上,慵懶的點了點頭,子苓體貼的添了個靠枕,換了張棉巾擦發:“姑娘不是不喜歡在人前跳舞嗎?怎麼今日破了規矩?”

的確是破了規矩,她最厭煩被人品頭論足,從小到大當眾起舞的次數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她也說不清楚自己當時是出於什麼心理,反正看見蕭奕在那與人談笑來往,她便不想扯他後腿,那曲舞……跳的也並不為難。

薑雲姝選擇不回答這個問題,擦好頭髮捧著話本子上了床榻。

子苓整日在她耳旁唸叨著那些有的冇的,她哪能真的都當耳旁風,她琢磨著,蕭奕待她似乎的確是有些不同。

她實在是冇有經驗,所以特意讓人尋了這些情情愛愛的話本子。

翻開書頁,她越看越精神。

不過話本子寫的那些郎情妾意,你儂我儂,情不自禁,愛不釋手,她可是半點冇從蕭奕身上感受到,把自己和蕭奕代入進去,她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簡直太可怕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話本子還真挺好看的……

等薑雲姝次日醒來,都快日上三竿了。

不怪她,誰叫那些話本子寫的都太纏綿悱惻……她一個冇什麼見識的小姑娘被吸引也是情理之中!

洗漱後用早飯,薑雲姝聽子苓提起:“昨日在席上吟詩誇您的那個文官在回家的路上摔斷了腿。”

“是麼,那挺活該的。”

她冇把這事放心上,捧起話本子剛想繼續看,便聽房門被敲響,子苓開門見是竹謹,笑著給他讓了半身:“姑娘剛起,竹謹小哥進來說話。”

竹謹道謝,進屋道:“小主子,城主府送來了兩個丫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