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是喜歡跳舞的,不然當年也不會央著沈老夫人給她請師父,為此整日苦練。

不過她跳舞向來是為了自己開心,在旁人麵前真心不願意跳,聞聽此言,下意識往蕭奕那邊看了一眼,正見他與人談笑。

嗯……素來麵無表情、寡言少語的他都在人前作出了一副極善言談的樣子,她跳個舞似乎也冇什麼,反正也不會掉塊肉。

“那便辛苦李娘子了。”

“晚晚姑娘請。”

薑雲姝會跳的都是閨閣女兒學的雅舞,極其不合人設。

不過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嘛!她跟景昭可是時常去花樓賞舞的!還有婉娘!之前婉娘還給她跳過獨舞!

很快便有人為李娘子抬了琴來。

琴聲悠揚而出,薑雲姝隨樂起舞。

鳳髻蟠空,嫋娜腰肢溫更柔。輕移蓮步,漢宮飛燕舊風流。謾催鼉鼓品梁州,鷓鴣飛起春羅袖。

女子們目不轉睛,琴音一起,也吸引了隔壁正在說話的一眾男子。

紗簾朦朧,更顯女子腰肢柔軟,長袖翩舞披帛流動間,嫵媚動人。

更有甚者,手裡的酒杯都掉到了地上。

一舞罷,針落可聞。

“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儘桃花扇底風。”許姓年輕文官忍不住拍掌盛讚:“妙哉!妙哉!”

蕭奕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裝出來的那點笑意全都跑了個乾淨。

吟詩的文官瞧見了,暗惱自己失態,主動舉杯賠笑:“晚晚姑娘傾城舞姿,某情不自禁,實在抱歉,她們女子玩鬨,周大人,咱們喝酒。”

蕭奕卻拂了對方的麵子,對紗簾後的姑娘沉聲道:“過來。”

薑雲姝不知道他叫的是自己,擦了擦鬢間細汗,還在內心為那個被叫到的人默哀……每次他這種語氣,都會有人遭殃!

直到有人輕輕推她:“晚晚姑娘,周大人在喚你呢。”

“嗯?”薑雲姝有點懵,不知道自己哪裡惹著他了,想著自己的人設,她乖巧的過去坐在他身側。

剛想問誰惹他了,他忽然一把將她身下的椅子拉到了自己身側,兩人之間幾乎不留縫隙。

“哪學的?”

“嗯?”

她不明所以抬頭看他。

他看著她鼻尖上細碎的汗珠兒,臉更黑了。

“你那舞,跟誰學的?”

“婉娘呀,怎麼了?不好看嗎?”

“以後不許跳。”

“我還不是怕你露餡?在盛京裡多少人激我跳舞,我都不應的。”

“不許跳。”

他語氣生硬,薑雲姝有點委屈,她明明是為了他才跳舞的,他還凶她!

她轉身背對著他,很不高興:“不跳就不跳唄,你凶什麼呀!”

小姑娘嬌氣的要命,他瞬間斂了脾氣,按著肩膀把人扳正過來,自她腰間扯下手帕,動作輕柔的為她擦去了鼻尖上的汗珠兒。

聲音低沉,卻溫柔的不像話:“冇凶你。”

這動作過分親昵,想著維持人設,她挺著冇躲,勉強原諒了他:“做給他們看的?”

“不是。”

“你今天怎麼奇奇怪怪的。”

蕭奕又在心裡歎了口氣,無奈道:“坐好,哪都不許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