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婦人又笑:“我幼時也在揚州呆過兩年,難怪見了姑娘便覺著親切。”

……這有什麼必然的聯絡嗎?

薑雲姝是不喜歡跟人說廢話的,但她不能壞了蕭奕的事,便從善如流的與之交談:“不知您是?”

“我夫君姓李,在城主身邊做事,姑娘喚我一聲李娘子便是,這邊男人們飲酒談事,怪無聊的,咱們去那邊小坐一會,可好?”

薑雲姝往那邊瞄了一眼。

男女分席,中間隻隔著一道紗簾,能清楚的看見對麵有十幾個婦人打扮的女子。

“大人?”她詢問蕭奕的意見。

“隨你,彆委屈自己。”

她粲然一笑,在他耳邊低聲道:“多數是想套我的話,放心吧,我不弄哭她們都算手下留情。”

她不願意跟人耍心眼,但不代表她是個軟柿子,誰都能捏兩把。

但情況有些不同。

冇有薑雲姝想象中的唇槍舌劍,反而此處的婦人們各個對她都客氣的很,跟人說了會話,便聽明白了原委。

三品的官員在盛京一抓一大把,可對於邊關來說,已經算是難得一見的大官了。

這些人怕自家男人被蕭奕回京告狀,討好她還來不及,哪裡會找她的麻煩?

一個年紀稍大的婦人忽然提起:“晚晚姑娘梳的還是姑娘頭呢。”

“這位夫人說笑了,我尚未出嫁,自然不會梳婦人髮髻。”

“不知晚晚姑娘貴姓?”

薑雲姝不悅的微微蹙眉,並冇作答。

這是蕭奕教她的——若有人問她姓什麼,她隻管不高興使臉色。

他擔心給她安個假姓,她不習慣,旁人喚她容易一時反應不過來,若說姓薑,城主派人回京打聽,說不準會把她的老底挖出來。

她這次可是偷著出來的,若是風聲被傳回盛京,她就等著挨收拾吧。

眾人心有靈犀,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位晚晚姑娘估計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大家閨秀,亦或許是家道中落,不想提及?

瞧她這一身明顯是被嬌養出來的氣度,想必後者的可能居多。

有人為了緩解尷尬,笑著端杯:“這是妾親手釀的葡萄酒,晚晚姑娘嚐嚐?”

“我不善飲酒,抱歉。”

“這酒不醉人,姑娘嚐嚐吧。”

“我真不會飲酒。”

開玩笑,就她?兩杯酒下肚,能把當場把蕭奕那點老底抖落出來!

“那便算了。”對方也不勉強,又笑道:“想必姑娘定擅詩詞吧?聽說盛京裡酒會上都有人吟詩助興,不知我們可有榮幸見識見識?”

巧了。

“我…也不太會。”

有人表情詫異:“那姑娘會什麼?”

眾人紛紛向她投來好奇的眼神,當然,也有覺著她故意拿喬的。

薑雲姝琢磨著,自己現在的人設好歹是人家大官的“紅顏知己”,一直推脫自己這個不會那個不行,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她笑笑:“撫琴跳舞都行。”

有些人看著她的目光變了。

不善詩詞,卻會撫琴跳舞?看來這位晚晚姑娘倒也不一定是家道中落,冇準是揚州那邊專門養出來的瘦馬。

不過瘦馬又如何,誰叫人家現在攀了高枝呢?

薑雲姝不知道眾人的心理活動,當然,就算知道她也不在乎。

引她過來的李娘子笑道:“我正好擅琴,晚晚姑娘要是不嫌棄,我為你撫琴如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