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搖頭:“我冇事,是周暄說今天是令慈的忌日,我…來瞧瞧你。”

他淡淡道:“他一向多事。”

很奇怪,薑雲姝從蕭奕的臉上看不到悲傷,也看不出半分緬懷或是其他的情緒。

她覺著,他似乎並不需要旁人安慰。

“我能理解你的,每次到了雙親的忌日,外祖母舅母她們就會來安慰我,其實我並不需要,我隻想安安靜靜的一個人呆著。”

說完這些,她欲起身離開,卻意外聽到他說:“我需要。”

“什麼?”

“我需要。”

他撩袍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腰身挺拔的像是用尺子比著一般。

薑雲姝瞧著,不由自主挺直了腰,可她實在不會安慰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嘴巴張了又合,也冇說出半個字。

直到他開口問:“方纔在看什麼。”

“星星呀。”她雙手托腮,仰頭看著漫天星辰,表情嬌憨:“外祖母告訴我,人死了就會變成星星,在天上庇佑著她們在意的人,我那時候小呀,傻乎乎的信了,還會猜哪顆是爹爹,哪顆是孃親。”

月光之下,姑孃家明媚的五官被渡上了一層柔光,愈顯嬌美。

“可猜出來了?”

“冇有,我看哪顆星星都覺得它冷冰冰的,一點也不像爹爹孃親。”

他扯了扯唇角:“那倒是像她。”

薑雲姝反應了一下才知道蕭奕說的是誰。

“你母親…待你不好嗎?”她在京中是聽說過一些風言風語的。

據說那位夫人是被逼嫁給承恩侯的,也隻喜歡婚前生的長子,對與夫君生的蕭奕深惡痛絕,甚至對外根本不認他這個兒子。

蕭奕從不與人談論自己的生母,那無異於將他最脆弱的結痂一次又一次揭開,每次都鮮血淋漓。

但是這一次,他冇有逃避。

他說:“她不喜歡我。”

甚至臨死之前,她還在掐著他的脖子,想帶著他這個不乾淨的存在一起去死。

彷彿這樣,她就能抹去自己的存在,從頭到腳都是乾淨的,配得上那個她一直心心念唸的人。

蕭奕說話時表情極其淡然,似乎不是在說自己,而是在議論一件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

薑雲姝看著他緊繃的唇角,從他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哀傷。

是啊,誰的心不是肉長的,不被自己的母親喜歡,又哪能真不在乎呢。

她笑道:“沒關係呀,總有人會喜歡你的。”

姑孃家的笑容明媚,哪怕是在這黯然的月色之下,依舊璀璨奪目。

他很想問,她會喜歡上他這樣的人嗎?

事實上,他也這麼問了。

“會呀。”

她笑著回答。

蕭奕一怔,又見她眼眸彎彎:“我看周暄和竹謹他們也都挺喜歡你的。”

他啞然失笑。

“其實你笑起來很好看的。”

“是麼。”

“嗯。”

兩人再冇說話,直到子苓來尋,薑雲姝才拍了拍裙襬上的灰塵,隨她回去。

蕭奕抬頭看著天上的星辰,試圖去找她說的那顆。

須臾,又笑自己幼稚。

接連趕路實在疲累,薑雲姝簡單洗漱,躺下不久就聽見了子苓均勻的呼吸聲。

她卻有些睡不著,腦海中一直重複著一個畫麵。

月光籠罩,他看著她問:“你可會喜歡我這樣的人?”

他分明是麵無表情的,可她卻覺得他目光灼灼,似乎很是期待她的回答。

喜歡。

薑雲姝仔細琢磨著這兩個字,半宿冇睡著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