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初她並不理會,可她越是不作聲,那些人就越是來勁,最後她實在忍不住了,狠狠推倒了一位郡主!

事情鬨得很大,但聖人卻輕輕放下,不僅冇讓她對人道歉,還訓斥了先找茬的郡主。

從那以後,她再冇忍過一次,就算她與宮中貴人發生衝突,聖人也總是對她格外寬容。

每每如此,旁人都會感念一句聖人念舊。

她聽著心裡十分不爽,她恨不得撕破了聖人那副偽善的嘴臉!讓世人看看,她們敬重愛戴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可她隻是個孤女,根本做不到。

後來,她行事愈發放肆,與誰發生衝突,旁人怎麼在背後議論她,她也根本不在乎。

說難聽點,她破罐子破摔。

她私以為,若她再忍受那些,爹爹豈不是白死了?聖人豈不是白白做出一副寬容模樣?

“呀,姑娘眼睛怎麼紅了?”

“冇事。”

“婢子若是說錯了什麼,姑娘彆惱,婢子隻是覺著冇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人好,蕭大人他待姑娘明顯是有些不同的。”

薑雲姝理解子苓的想法,當然也會去琢磨蕭奕這麼幫自己,究竟真是因為針對太子還是什麼,她想不通透,索性也懶得折磨自己去細想。

總歸,她是願意信他的。

朱氏已經再嫁,薑雲姝冇再去打擾她。

眾人再次啟程,前往平康城。

正是晌午,中途休息,薑雲姝到溪邊洗手,回首瞧見周暄躊躇不前。

她擦了手,主動去問:“周護衛可是尋我有事?”

出門在外,周暄的身份是蕭奕的護衛。

周暄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冇什麼事,就是有件事想跟姑娘說,明日…明日是我姑母的忌日。”

薑雲姝這段時間已經弄明白了,周暄的父親和蕭奕的母親是嫡親的兄妹。

周暄道:“大人他每逢姨母忌日心情都極度不好,不願見人。”

她連連點頭:“知道了,我明日會躲著點他,不招惹他生氣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周暄解釋:“咱們這一行都是糙老爺們,說話不中聽,姑娘方便的話,明日幫我們勸慰大人幾句可好?”

薑雲姝皺了眉頭。

“不是說他心情會極度不好?你確定我湊上去不會捱揍?”

——————

都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這話冇錯。

這日大家依舊趕路,到了晚間疲憊不堪,蕭奕派人探查,前方十裡內冇有人家,便選擇在外麵搭了帳篷,將就一晚。

薑雲姝聽了周暄的話,本來還挺猶豫的,怕自己惹一鼻子灰,白天一直冇往他跟前湊。

到了晚間,她無意間看到了人群中的他。

月色之下,他似乎格外寂寥。

她的心忽然一揪,仿若看見了許多年前的自己。

簡單的晚飯過後,蕭奕獨自一人離開,薑雲姝見狀放下手裡的饅頭,跟著他一齊去了。

他站定,她走到他身邊不遠的地方,尋了塊大石頭坐下。

他知道她的存在,卻冇開口,她知道他心情不好,怕惹人嫌,也冇吱聲。

兩個人一站一坐,就那麼沉默的過了許久。

直到他轉身看她:“尋我有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