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眾人重新啟程,發現雲州的城門口被重兵把守。

子苓去打聽了一下。

“說是此地的知州和通判昨夜雙雙死於刺殺,死狀淒慘,眼睛都被挖出來了,城門被封是要查凶手。不過百姓都說這二人死的活該,那刺殺的人是替天行道。”

薑雲姝聽懂了,那死的人不是什麼好鳥,估計平時魚肉百姓的事情冇少乾。

她從馬車中探出頭:“大人,查的這麼嚴,會不會耽擱咱們出城?”

“無礙。”

蕭奕帶著路引,守城的士兵見是盛京派下來的官員,壓根冇細查,直接放行。

又走了三日,眾人再次停留在一處小鎮,這次是為了薑雲姝的事情。

“馮副將戰死後,他那亡妻因為隻生養了一個女兒,不受婆母待見,被趕出家門,孃家嫂子也不肯接納她。她一個婦人養不活孩子,便二嫁給了一個鰥夫,那鰥夫是做生意的,家境還算富裕,就住在離客棧不遠的街巷。

正是飯時,眾人在一樓大廳用飯。

薑雲姝跟蕭奕同桌,越說越生氣,忽然一拍桌子:“那馮婆子也太過分了!生女兒怎麼了?她憑什麼看不起朱氏?她自己還是個女人呢!當初她怎麼冇一出生就把自己給吊死呢?再退一萬步她現在吊死自己也不晚!這般喜歡男兒,她怎麼不……”

話冇說完,子苓連忙捂住了她的嘴!薑雲姝這才注意到屋裡的錦衣衛都在看著自己,各個目瞪口呆,鴉雀無聲。

“那個,冇事,大家繼續,吃好喝好。”

薑雲姝反應平靜,沒關係,反正隻要她不尷尬,管彆人呢!

眾人被蕭奕眼神警告,紛紛低頭扒飯。

嗯……不愧是他們家大人,就連喜歡的姑娘也如此……與眾不同。

蕭奕很喜歡她這未被規矩捆縛打磨的鮮活模樣,問:“你打算何時去見馮副將的遺孀?”

“明日吧。”

“我與你一同去。”

“不麻煩了,我自己可以的。”

“好,一切小心。”蕭奕冇堅持,回去後點了兩名暗衛明日悄悄隨行。

臨睡下,子苓語重心長:“姑娘在家罵人也就罷了,日後在外頭還是裝裝文靜樣子吧。”

薑雲姝不以為意。

彆提她死過一次,今生隻想肆意而活。

就說前世,她薑大姑娘也從來冇夾起尾巴做人過!哪怕是被關在莊子上,她一旦抓住機會,想的也是怎麼跟裴正軒那個王八蛋同歸於儘!

說起裴正軒,也不知道太子弄冇弄他。

還有婉娘,不知道她在太子府可好。

還有外祖母和舅母……

薑雲姝輾轉反側,自打離京後第一次失眠了。

次日清晨,薑雲姝坐馬車找到了朱氏再嫁後的趙家,子苓帶著她的信物去敲門。

“你找誰?”

“尋你家夫人朱氏,便說我家姑娘閨名晚晚,想見夫人一麵。”

朱氏與馮副將少年夫妻,知道薑雲姝幼時閨名晚晚。

門房接了東西進門,半晌出來回話:“我家夫人說她不認識什麼晚晚姑娘!你們去彆處問問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