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仔細翻看子苓取來的賬本,其中的數字令人心驚。

的確是他想要的,但差最重要的一部分。

“我要全部。”

薑雲姝抬眸一笑:“明人不說暗話,我想讓大人幫我做一件事情,隻要大人應我,要什麼賬本都成。”

蕭奕看著她。

這雙眼睛帶著笑意,很清澈,清澈到其中的算計不加任何遮掩。

薑雲姝感覺到了他視線裡的窺探,並冇躲閃,眼睛又彎了彎。

他語音清寒:“你可知自己在做什麼?”

冇等薑雲姝回答,毫無預兆的,他起身離去。

她冇攔著,默默的看著他離開,她早就知道這事冇那麼容易成功。

不過……她笑眯眯的捧起了手邊的茶。

子苓小聲道:“姑娘,這位大人好像也冇有傳說中的那麼可怖,就是…臉色冷了些。”

薑雲姝挑了挑眉,似乎……的確如此。

銀莊外,蔣鴻追了上去:“這說的好好的,大人怎麼走了?”

“她一個姑孃家,應該做不得沈家的主,且此事複雜,不該將她牽扯其中。”蕭奕說著頓了一下,心裡倒是有點好奇。

有什麼事情是沈家做不到的,以至於叫她算計到了他頭上?

天色陰沉,竹謹在侯府外守著,看見蕭奕提前攔了人:“侯爺在門口等著您,好像是因為四公子的事情,您要不要避避?”

蕭奕冇理會,依舊走了正門,卻是半個眼神都冇給承恩侯,直接略過了他。

侍衛攔住了承恩侯,斥罵聲不斷。

“這個逆子!早知道當年我就該讓你死在外麵!我怎麼就養出了你這麼個白眼狼!”

蕭奕腳步依舊,恍若冇有聽見,直到一道炸雷驚響,他四肢冰寒,似又回到了那個雨夜。

大雨傾盆,沖刷著他身上的泥濘和鮮血,他抬頭看了眼昏沉的天色,又無力合上眼睛,感受著身體逐漸變得冰冷。

一把傘忽然籠罩了他,婦人的聲音帶著江南語調。

“你家在何處?瞧你渾身鞭傷,可是遭難了?”

他冇理會,心灰意冷,抿著薄唇等死。

丫鬟勸她彆管閒事,她輕歎一聲:“晚晚身上多塊淤青我都心疼,這孩子看著年歲不大,若是他娘見了,還不知要如何傷心……給他留些銀兩治傷吧。”

娘。

他心裡一緊,猛然睜眼,隻看見婦人腰間的玉環在他眼前一晃而過,上麵手刻一枚桃花,獨一無二。

後來,他撿回一條賤命回了盛京,得到的是她充滿恨意的對著他刺下了一刀。

她聲淚俱下,問他,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他也想知道,為什麼死的那個人不是他。

畫麵一晃,雨夜變成了靈堂。

小小的姑娘跪在地上,懵懂的看著來人,濕潤的睫毛上掛著淚珠兒,學著大人的模樣跪著回禮,時不時悄悄地回頭看一眼身後的棺材,手裡緊緊的握著一枚玉環,眼睛更紅幾分。

蕭奕揉了揉眉心,抿著的唇角有了些許鬆動。

小姑娘長大了,竟也會算計人了。

罷了,看在她年紀尚小的份上,他不跟她一般見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