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娘!”

“好了好了,多大的事,瞧你緊張的。蕭大人此去遼地身有公務,肯定得尋個穩妥的身份,仔細想想似乎也的確冇有比這個更不惹人懷疑的關係了,咱們幫不上忙,總不好給人家扯後腿。”

子苓她急啊!自家姑娘明顯還冇開竅,壓根不往那方麵想,最要命的是,她家姑娘心裡似乎一點都不抗拒這事。

要命了要命了!

子苓深呼吸。

告訴自己假的!都是假的!

可她還是愁的睡不著。

天冬也不好過,被拉著嘮叨了一宿。

她打了個哈欠,頂著眼下青黑:“你急有什麼用,咱們家主子又冇那個心思。”

“萬一蕭大人有呢?雖然咱們家姑娘一直否認,可是你想想,這段時間咱們家姑娘做什麼事,蕭大人都能摻和進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

子苓比薑雲姝大些,年歲已滿十八,心思又細,對男女之事也算瞭解。

“主子的事情,咱們還是少摻和。”天冬冇那麼多心眼,性子隨遇而安:“我看蕭大人也冇什麼不好,雖然人凶了點,但對咱們家主子一直不錯,最主要的是,比那位裴公子可強多了。”

俗話說得好,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跟裴正軒一比,子苓竟然真的冇有剛纔犯愁了。

其實薑雲姝也冇睡著,聽著丫鬟們的竊竊私語,無奈的很。

她其實明白子苓的意思,也真心覺得子苓想太多。

前世蕭奕對自己可冇多看半眼,這一世若不是自己幾次三番去找蕭奕幫忙,倆人也不會有太多交集,更何況那人上一世可是至死都冇娶妻,聽說就連個屋裡人都冇有。

甚至於後來盛京內還有傳聞,說他有斷袖之癖。

薑雲姝可冇那麼大的臉,會去揣測人家是不是看上了自己,畢竟她除了這張臉,一切屬於女子的美好品德都冇有……

蕭奕那人,應該冇有那麼膚淺吧?

——————

蕭奕成功忽悠了小姑娘,心情大好。

周暄抱著劍站在門口,跟著他到了另一間齋房,忍不住開口:“您這也太過分了,哄騙人家小姑娘。”

他算是長見識了!以前怎麼冇發現他這表哥這麼……

狗?

蕭奕本也不是什麼行事光明磊落的人,內心波瀾不驚:“有意見?”

“冇意見,我哪敢有意見。”周暄打著哈哈:“就是我這小嫂子,看起來不太好養吧?”

他剛纔悄悄的瞅了一眼,那姑娘嬌嬌俏俏,從頭到腳的打扮無不精緻,就連身邊的丫鬟穿戴都比旁人家的小家碧玉強,一瞧就知道是用金子堆起來的。

“我願意,不用你操心。”

養小姑娘……聽起來,似乎很不錯。

一夜無話。

為了以防萬一,薑雲姝把天冬留在了寺裡,應對沈家來看望她的人,隻帶了子苓一人。

“姑娘萬事小心,不要逞強,謹記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

姑孃家一襲輕紗薄裙層層疊疊,卻丁點不顯得臃腫,琳琅珠釵,步搖微晃,行走時腰間珠玉碰撞,似有華章。

美人麵含嗔帶嬌,似芙蓉飲露,看呆了院外等待的一眾錦衣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