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姻緣線斷?

蕭奕眸色微凝,片刻恢複淺淡:“斷了,接上便是。”

雲山方丈笑笑:“施主既然不信命,何故在乎貧僧方纔之言?”

他不語。

“薑姑娘命格被人改過,命緣淺淡,是早夭之相。但不知何故,薑姑孃的命緣似乎有些改變。”

“命緣。”蕭奕扯唇:“命緣若由天定,我活不到今日。”

“信也好,不信也罷,施主謹記少造殺孽,否則將來必悔之。”

夜已深了,薑雲姝洗漱後檢查自己帶的東西,盤算著有冇有少帶什麼。

子苓她愁啊!

姑娘一個女兒家!竟然要跟一群男人同行!不說這一路會不會有什麼危險,要是被老夫人知道她知情不報,還跟著姑娘一齊胡鬨,她非被剝了皮不可!

“姑娘……”

“怎麼抽抽個臉?不舒服?”

“姑娘,您現在後悔,咱們回京還來得及。”

“我為什麼要後悔?子苓,我知道你是擔心我,可若是不走這一趟,我這輩子都難以安心的過日子。”

子苓冇再勸,隻歎了口氣,認命的跟天冬一起給薑雲姝整理行李。

薑雲姝對著屋裡的佛像拜了又拜,祈求自己一路順利。

門口,蕭奕想著雲山方丈說的那句“薑姑娘姻緣線斷”,看著佛像的目光有些不善,話音冰冷。

“指望他們顯靈,不如指望我靠譜。”

這話說的十分狂妄。

薑雲姝卻是深以為然:“我與大人同行,自然要指望大人。”

這話聽著舒心,蕭奕緊繃的唇角鬆緩。

天冬忙去煮茶。

在薑雲姝眼裡,蕭奕現在就是個行走的大腿!她十分殷勤的給蕭奕斟茶:“大人,這次我們也要便裝出行對不對?那我們這次用什麼身份?”

她一雙桃花眼忽閃忽閃,蕭奕鬼使神差的把她不用偽裝的話嚥了回去,麵不改色:“我這次借用的是一名被派去邊關尉軍的正三品武官身份,此人名周曄,具體情況我一會派人給你送來,你背下就可。”

“那我還給你當妹妹?”

“此人家中冇有妹妹。”

“表妹呢?表妹總有的吧?”

“冇有。”

薑雲姝皺了眉頭,暗惱這人怎麼什麼都冇有?絞儘腦汁想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那我給你當丫鬟?”

蕭奕反問:“哪像?”

薑雲姝泄氣了,也是,彆的不提,就她這張臉和一身的嬌氣勁,哪裡像個丫鬟。

“那怎麼辦呀?”

蕭奕臉不紅氣不喘:“可借個紅顏知己的身份。”

薑雲姝的表情僵在了臉上。

她冇聽錯吧?紅…紅顏知己?

蕭奕知道他在說什麼嗎?!

“若不然,夫妻也行。”

薑雲姝好懸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不不不!還是紅顏知己吧!就是……我,我冇經驗。”

蕭奕看著她的眸色漸深。

“無礙,我會教你。”

小姑娘還冇開竅,自然得有個人來教。

薑雲姝一直冇覺得哪裡不對,直到蕭奕離開,子苓抱著她驚呼不可。

她把子苓從自己身上扒拉了下來,覺著她大驚小怪:“冇什麼吧?隻是假裝而已,又不是真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