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肆!”

薑雲姝剛要甩巴掌,忽聽身後傳來清冷聲線:“裴公子不在席間吃酒,跑來人家府宅後院做甚?”

是蕭奕。

玄底描金飛魚服,腰胯繡春刀,看向裴正軒的鳳眸陰沉,唇角帶笑,卻滿是涼意。

裴正軒放開手,薑雲姝冷著臉扯回衣袖,嫌棄的甩了兩下,噔噔幾步跑到了蕭奕身邊。

她對他避之不及,卻被蕭奕信任有加。

裴正軒笑容愈發溫潤。

“蕭大人不是也來了?”

“本官來尋薑姑娘,有事相商。”

蕭奕站定,正好把薑雲姝隔離在了裴正軒的視線之外:“裴公子方纔所為,並非君子之風。”

“不知蕭大人找薑姑娘,有何事?”

“跟你沒關係。”

蕭奕冷冷的扔下一句話,帶走了薑雲姝。

裴正軒寬袖中拳頭緊握,眼底翻湧著濃烈的情緒。

他看的清楚!蕭奕掃向自己的目光滿是不屑一顧的輕視,似乎他與螻蟻冇有任何區彆。

而蕭奕看向薑雲姝的眼神,分明……他握緊了拳頭,牙齦間腥氣瀰漫。

……

“方纔要不是大人過來,我一準打的他滿地找牙!”

“他總來糾纏你?”

薑雲姝低低的嗯了一聲,皺眉道:“跟隻螞蚱似的總是蹦躂,煩人的很。”

蕭奕忽然改變了主意。

裴正軒這人的命,似乎冇什麼留著的必要。

他聲音微沉,半帶蠱惑:“想不想殺了他?”

“想,但現在不行。”

要是遼地一行查不到什麼有用的線索,她無計可施之時肯定還得從裴正軒那找線索,這也是裴正軒為何有恃無恐的原因。

蕭奕有些失望,挑了挑眉。

“阿姝!”

蘇月暖自遠處匆匆跑來,拉住薑雲姝的手將其護在身後,警惕的對蕭奕欠身:“見過蕭大人,大人可是迷路了?我這就叫婆子引你去外院。”

說完,不由分說便指派了身邊的婆子。

薑雲姝被蘇月暖弄得哭笑不得,也對蕭奕一本正經的欠了欠身:“多謝大人方纔替我解圍,您請吧。”

人剛離開,蘇月暖就拉著薑雲姝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見冇事才鬆了口氣。

薑雲姝噗嗤一笑:“蕭大人又不是豺狼虎豹,姐姐怎麼這樣緊張。”

“怎麼回事?”

“方纔裴正軒纏著我,拉著我的袖子不放,他幫我解了圍。”

蘇月暖卻道:“此人六親不認,連蕭家人都說殺就剮,日後離他遠些。”

“姐姐不要聽風就是雨的,他這人其實還挺好的,這段他幫了我不少忙呢。”

薑雲姝知道蕭奕名聲不好,為了安她的心,把這段時間他幫自己的那些事情都說了一遍。

不想蘇月暖越聽眉頭皺的越深:“無緣無故他為何要幫你?怕是居心不良,何況此人心思太深,你萬萬不能與之深交。”

薑雲姝放棄勸說,畢竟蕭奕平時在京裡的名聲有目共睹,甚至能止小兒夜啼。

將人帶回自己屋裡,她說起正事。

“蘇姐姐,我要出門一趟,去遼地。”

“遼地?你去那麼遠的地方做什麼?”

她遮掩了一些事情,隻大概說了自己要去查父親的死因。

蘇月暖驚訝的不行,緊皺眉心:“此事非同小可,你可與家裡的長輩說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