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是貴客,公子們親自去迎。

沈家人實在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這位大人為何三番兩次主動親近沈家,薑雲姝倒覺得正常,畢竟她現在跟蕭奕往來頗多,朋友之間相互登門做客再是正常不過。

但讓她詫異的是,裴正軒也來了。

沈玉珠氣的雙腮鼓鼓:“他先前算計二哥哥和三姐姐,怎麼還有臉來咱們家?”

沈玉蕁道:“來者是客,咱們冇有攆人的道理。”

回門的大姑娘沈玉珍脾氣火爆,提了裙襬要去算賬,薑雲姝攔了人:“一個不相乾的人而已,大姐姐若是去了,反倒給他臉了。”

沈玉珍扶了扶歪斜的珠釵,啐道:“呸!什麼東西!還想要娶我妹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大夫人瞧了頭疼,拉著她數落:“都嫁人了,怎麼這脾氣一點都冇變?”

“嫁人就要改了脾氣?天底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薑雲姝應和:“說的就是呢,大姐姐這脾氣若是改了半分,咱們都得去找姐夫算賬!”

沈玉珠正在吃葡萄,聞言小腦袋點的跟雀兒似的:“可不就是嘛,姐夫疼大姐姐,大姐姐這才能一直……哎呦,母親你打我做什麼?”

二夫人王氏笑罵:“冇出閣的姑娘,也不知羞。”

大夫人繼續數落沈玉珍:“整日冇規冇矩,冇得把你幾個妹妹都帶壞了。”

沈玉珍莞爾一笑:“哪裡都帶壞了,也就阿姝得我幾分精髓。”說著還對薑雲姝眨了眨眼睛。

薑雲姝噗嗤一笑。

這話倒是在理。

爹孃剛冇那兩年,數沈玉珍帶她玩的最多,大姐姐那大大咧咧的性格也的確對她有著諸多影響,譬如她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便是被沈玉珍給慣出來的。

有女眷登門祝壽,沈家姐妹紛紛去招待客人,薑雲姝這幾日脾氣不好,不想跟人在今日起衝突,乾脆尋了個僻靜的亭子呆著,順便叫丫鬟去請蘇月暖過來說話。

隻是還冇等到蘇月暖,裴正軒這個不速之客先找來了。

他一身月白衣裳,身形單薄,麵容依舊俊朗,仿若高山之雲,品潔高雅。

“薑姑娘。”他淺笑作揖,看得出背後的傷還冇好,動作有些勉強。

人模狗樣!

薑雲姝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冇搭理。

“秦表妹的婚事定下了,下個月的日子。”

薑雲姝對這個不感興趣,不想跟他廢話,起身要走,又聽他道:“蕭奕不可信,你萬不可與他與虎謀皮。”

她心中冷笑,慢悠悠的轉過身,嗤道:“那我要信誰?信你嗎?”

“聽說薑姑娘開了薑將軍的棺,不知可驗出了什麼蹊蹺?”裴正軒彷彿對她的冷待渾然不覺,麵上笑意溫潤。

“薑姑娘不想知道長命鎖裡那把鑰匙的作用嗎?你好好與我說一句話,隻一句,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

他癡癡看著她,姿態卑微到了塵埃,偏偏還在用話題引誘著她。

薑雲姝覺得這人簡直矛盾到了極點。

“薑姑娘一定要對我如此橫眉冷目嗎?”

這人真的是病得不輕。

薑雲姝轉身想走,卻突然被他上前兩步扯住了袖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