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老夫人收了錢,事情辦的還算利索。

薑雲姝自己出錢找了方士算了個最近的日子,又請了高僧在旁做法,薑老夫人樂得省錢,也冇怎麼操心這事。

動工這日,她拒絕了所有人的陪同,隻帶著工匠、子苓天冬,以及從蕭奕那借來的錦衣衛仵作。

十幾年過去了,墓碑已經被風雨蠶食,隨著一鏟子又一鏟子下去,泥土的腥氣夾雜著腐朽的味道鑽入薑雲姝的鼻腔。

“棺材竟然埋這麼淺,可真是……”有工匠嘟囔了一句,被工頭挖了一眼,訕訕的閉了嘴。

薑雲姝抿唇不語,心裡忐忑憂慮夾雜,滋味難言。

薑老夫人小氣,當年隻是把人匆匆葬了,彆提什麼侯爺將軍的規格,甚至連陪葬品都少得可憐,棺材用的更不是好料子,挖出來的時候已經爛的不像樣子,說句寒酸也不為過。

薑雲姝的臉色很難看,她冇想到自己隨口胡謅的竟然成了事實。

“若不是我機緣巧合挖開了這墳,爹爹孃親怕是就要終生與汙泥爛木相伴了。”薑雲姝滿心怒氣,恨不得把薑老夫人扯過來親眼看著這幕,問問她可還有心!

四周乾活的工匠誰聽了不覺得薑將軍可憐?當年人家可是為國捐軀!這薑老夫人竟然之用一副薄棺把人葬了!忒黑的心腸!

工匠們小心翼翼的把爛木頭挪開,露出了一對並排躺著的人骨。

人骨被泥土包裹,看著格外瘮人,薑雲姝卻一點都不怕,她在墳坑邊上蹲下,看著那兩句骸骨,滿眼孺慕。

記憶中爹爹和孃親的樣子已經模糊,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人骨,很快就發現了不對。

其中一具骨架擦去泥土後泛著怪異的青色,老仵作看了一眼,心裡已經大概有了猜想。

圍觀的工匠有按捺不住好奇的。

“呦,這骨頭怎麼是青的?”

“你冇聽說嗎?當年薑將軍是中毒而亡,這估計就是薑將軍的屍骨了。”

薑雲姝腦海裡一陣嗡鳴,差點一個踉蹌摔進墳坑。

子苓和天冬嚇了一跳,雙雙扶穩了自家姑娘。

薑雲姝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魂。

不用仵作推斷,她已經清楚了。

但她還是等仵作給了自己一個結果:“屍骨呈青色,這說明將軍中的是劇毒,當場斃命,不存在什麼在戰場中箭,發現的不及時,回程才毒發。”

薑雲姝冷,很冷,就連指尖都在顫抖。

“姑娘,您彆嚇婢子。”

“我冇事。”

薑雲姝閉了閉眼睛,強打精神,讓仵作又檢查了母親的屍骨。

“先夫人的屍骨完好,冇看出什麼異樣。”

“好,多謝先生。”

薑雲姝暫且壓下了心頭所有的情緒,主持著移棺之事。

她特意尋了最好料子的棺材,命人重新修整了一下墓穴,還帶來了許多父親生前用過的東西放進了棺材,又放了許多金銀器具,聽高僧做法吟唱。

她不知道這些有冇有用,隻是想圖個心安。

此時明月高懸。

她跪在地上,看著人封棺,填土,立碑,心裡堵的厲害,卻始終冇哭。

直到天曉,結束了這一切之後,她渾渾噩噩的上了馬車,才流了第一滴淚。

也隻有這一滴。

“姑娘心裡難受就哭一會吧。”

子苓和天冬冇聽見仵作的話,隻以為姑娘是傷心於薑老夫人的怠慢。

薑雲姝卻是再哭不出來了。

哭有什麼用呢,又改變不了什麼。

回到沈家,薑雲姝把父親的卷宗又拿出來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信了裴正軒說的一切。

“我想請蕭大人吃酒,你去問問他何時有空。”

就在看見父親骸骨的那一刻,她已經做好了一個決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