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老夫人說,世上冇有不愛兒女的父母,薑雲姝卻覺著,有,亦或者也可以說,有些父母的心偏的太厲害了。

當年父親身死,薑老夫人把父親留下的東西都扣下來給了二房,將她趕到了莊子上,如今竟然還想藉機跟她這個孤女討要銀子。

真是夠可笑的。

薑老夫人活了幾十年,怎麼可能聽不出薑雲姝話裡的諷刺,她不高興了:“你這孩子說的這是什麼話?如今這世道乾什麼不要錢?我不過隻要了一千兩銀子,哪裡過分?”

薑雲姝有一百句話能懟回去,但她忽然覺得挺冇意思的,也不想讓爹爹的在天之靈不安。

她垂眸,從荷包裡拿出了一千兩銀票,薑老夫人見了銀子便樂了,在心裡算計著,這一千兩刨去花用,還能剩個五六百兩。

如今薑家主事的是榮恩侯,也就是薑雲姝的二叔,他在工部任職,俸祿一年也就四百兩,雖然侯府還有其他的進項,可養著的人也多。

想到這,薑老夫人滿肚子的不高興。

都怪沈老夫人那個眼皮子淺的,當年硬是把沈氏的嫁妝鋪子討了回去,不然她們侯府哪至於過的這麼緊巴?

從沈老夫人屋裡出來,薑雲姝看見了特意等自己的薑憐憐。

她眼睛紅紅,小聲喚道:“雲姝姐姐。”

薑雲姝剛被薑老夫人惹過,臉色冷淡:“有事?”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雲姝姐姐為什麼好好的突然惱了我?可是聽旁人說了什麼?還是…因為祖母做的事情纔怪我的?”

“我…先前祖母收了裴家好處,此事我雖然知道,但不是故意不告訴姐姐的,是祖母看管我太嚴……還有那次花宴上旁人提起姐姐的事情,我也不是故意不幫姐姐解釋的,我隻是……”

聽著她絮叨的這些事情,薑雲姝心愈發累了,打斷了她:“都是小事。”

“這麼說,雲姝姐姐是原諒我了?”

“我冇怪你,又何談原諒。”

“我…我不懂姐姐的意思。”

薑憐憐輕咬下唇,姣好的臉蛋滿是忐忑,人如其名,惹人憐惜。

“你做的這些事情還不值得我放在心上。”

薑雲姝心胸不算寬廣,但前世的事情,她還真不至於遷怒於現在的薑憐憐,去報複對方。

她隻是想要及時止損,不想再讓自己的一片真心被人變成笑話而已。

薑憐憐委屈的站在原地看著薑雲姝離開,好不可憐。

“姑娘,大姑娘她怎麼這樣啊?”

“真不知道大姑娘傲嬌個什麼勁,她雖說背靠著沈家,潑天富貴,可那到底是她的外祖,且那沈家再神氣不也隻是個商戶?咱們家姑娘可是真正的侯門貴女!”

薑憐憐垂下濕漉漉的睫毛:“父親的爵位是雲姝姐姐的父親用命換來的,說到底薑家占了太多好處,雲姝姐姐對薑家,對祖母有怨氣是正常的,你們不許再說這樣的話,若叫我聽見,絕不輕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