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上山失敗,回來翻來覆去睡不著,想開棺的心思愈發濃烈!

次日一早,她陪沈老夫人用飯的時候特意提到:“爹孃前幾日給我托了夢,說他們住的地方潮濕陰暗,還有蟲蟻爬動,我問過懂的人,說可能是他們的棺材爛了。我想打開爹孃的墓看看,若是棺材當真腐爛,便換個新的。”

薑將軍和沈氏夫妻感情好,沈氏病逝後,二人合棺而葬。

“你爹孃隻留下你這麼一條血脈,此事該當由你處理,隻是你爹孃的墓在薑家祖墳,薑家那便怕是不會同意。”

“薑家最不缺見財眼開的人,我會讓他們同意的。”

回到雲香院,便聽天冬道:“姑娘,蕭大人派人送口信,說那封信已經送到太子手裡了。”

薑雲姝點點頭,暗自盼著太子最好一怒之下直接宰了裴正軒!

說起來,裴正軒因為傷勢過重,一直在家療養,冇去內閣赴任,這段時間他再冇來糾纏過她,也冇派任何人送信給她。

但她心裡清楚,裴正軒心裡絕對藏著彆的壞!

現在不來煩她,不過是拿準了她會因為父親的事情再去找她,說不定裴正軒知道她現在探查事情的案子,四處碰壁,還會背地裡偷偷嘲諷她!

換了身衣裳,薑雲姝去薑家說了棺材那事。

薑老夫人聲音一下子拔高了好幾個調:“什麼?換棺材?人講究個入土為安!我說雲姝呐!你父親都去了這麼多年,哪能輕易動土?可不是個小事!你年紀小不懂這些,可不能亂來!”

換棺材?動墳墓?那得花多少錢呐!

薑雲姝眼看著薑老夫人臉上敷著的粉因為表情太大往下掉,默默的往後退了退。

“我會負責所有花用的銀兩,不牢薑老夫人操心。”

薑老夫人一聽這個,態度一下子軟和了下來:“不是銀子的事,雲姝啊,你年紀小,不懂這些。這薑家族人的墳地不大,你動你父親的墳沒關係,可牽一髮而動全身,難免會波及到彆人家的墳。”

“所以呢?”

“你父親托夢,你想儘孝心,祖母當然不會阻攔,至於其他薑家族人,看在我的麵子上,肯定也不會多說什麼,隻是這活動的銀兩……怕是至少得這個數。”

薑老夫人伸出了五根手指,眼裡的精光擋都擋不住,就差把“要錢”倆字貼腦門上了。

薑雲姝有錢,卻也不想平白送人。

她淡淡起身:“薑老夫人要是不同意,我去尋族長說說這事,畢竟我父親記在旁人名下,這事本也不牢薑老夫人操心。”

“哎,瞧你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薑老夫人忙讓丫鬟婆子攔住了薑雲姝,不想放過這塊自己送上門來的肥肉:“這樣吧,你拿兩千兩銀子,其他的費用我來出。”

薑雲姝腳步冇停,薑老夫人又緊忙改口:“一千兩,但是棺材得你自己準備!”

她忽然頓住了腳步,薑老夫人以為她是答應了,卻不料她盯著自己,幽幽的問了句:“我父親究竟是不是你親生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