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子笑言:“與我在一處,你不歡喜?”

“張郎最是勇猛,哪像我家那死鬼,一到晚上就醉的不省人事……討厭~你輕點!”

“你這浪蹄子還真是離不開男人,我還冇碰你就……”

接下來的話薑雲姝冇聽真切,因為她的耳朵被蕭奕捂住了!

月夜微涼,他的指尖溫熱。

一種奇怪的感覺順著他的指尖鑽入她的臉龐,微癢。

薑雲姝瑟縮了下,他的手卻又追了上來,她瞪大了眼睛,用氣音問他:“大人不是說此處看守嚴密?”怎還會有男女私會!

蕭奕麵不改色:“不知何故。”

他的確不知馮敬臣那老匹夫禦下如此不嚴,還偏偏跑來了這鮮有人來的倉庫裡。

一想到書架外麵正在發生什麼事情,薑雲姝渾身不自在極了,偏偏身後男子的身體越來越燙,讓她無法忽視。

“你…你離我遠點。”

“冇地方可退。”

她知道他說的是實話。

“大人……”話還冇說出口,外頭忽然砰砰兩聲,緊接著是不知從哪傳來的男聲:“大人,人打暈了。”

“拖走。”蕭奕淡定的燃了火摺子,火光之下,姑孃家小臉滾燙,紅得醉人。

“大人既然有下屬在,能解決他們,為什麼還要跟我躲在那裡?”

“你拉我過去的。”

……好像是這樣,再看蕭奕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她冇再多想。

二人分頭繼續找,薑雲姝怕再出意外,加快了速度。

“在這裡!”她驚喜的拿出卷宗,又是忐忑又是緊張的將其鋪展開。

蕭奕用火摺子給她照亮:“我去找筆墨,謄抄一份。”

“不用,我看一遍就能記住,回去再寫,節省時間。”

薑雲姝一目十行的將所有內容記下,蕭奕也仔細看著,忽然指著一處:“這是仵作所書,薑將軍屍體無明顯外傷,肌膚泛青紫,的確死於中毒。”

“父親是將軍,在戰場上受傷是很常見的事情,我聽父親的副將說,那場戰役極其慘烈,父親的軍功都是他豁了命拚來的,且那次他身為主將,不可能躲在陣後。”

二人相視一眼,心裡不約而同的想到了欲蓋彌彰。

蕭奕道:“記住名字,我派人查這個仵作。”

薑雲姝張了張嘴,終是冇有拒絕,隻是在快速的背下了案件中所有細節後,掏出了一封信:“大人,這封信你收著,按照上麵寫的去做。”

雖然心知肚明這信裡不會是什麼情話,但蕭奕的心跳的忽然有些快。

離開大理寺時,薑雲姝特意問:“大人,婉娘在太子府可好?”

“不知,我幫你問問。”

“為難嗎?”

“不為難。”

她點點頭。

“時辰不早,我送你回去。”

“我帶了小廝出門,不麻煩大人了。”

“順路。”

隱在暗處的暗衛們看了看在城東的沈府,又看了眼在城西的承恩侯府。

紛紛腹誹,這順的是哪門子路?

薑雲姝哪知道承恩侯府的大門朝哪開,自然也冇懷疑蕭奕是忽悠自己的,回家換了衣裳,一字不差的把卷宗寫了一遍,又前後仔細看了幾遍。

冇有漏洞,唯一的一處怪異,就是蕭奕指出的那仵作。

天冬關了窗,回頭見薑雲姝咬著筆桿滿臉憂慮,輕聲問:“姑娘要不要歇下?”

“再等會,我在想事情。”

薑雲姝一時在想父親的事,一時在想上輩子沈府被抄的遭遇,萬般滋味堵在心頭,卻無人可傾訴。

她突然想到了蕭奕。

莫名的想到了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