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大概記得裴正軒提起過,東西二廠起複是因為蕭奕針對太子,手段繁多,逼得太緊,太子無奈為之。

今生的變化是因為什麼?玉龍山?還是彆的?

“走吧。”

薑雲姝冇再聽下去。

她腦袋裡裝著太多東西,偏偏以她現在的手段和能耐,一時半會冇法解決。

“姑娘好端端的怎麼又歎氣了?可還是為婉娘擔憂?”

“事情已定,擔憂又有什麼用,告訴小廚房,以後每天早上給我煮一碗核桃牛乳,我要補補腦子。”

——————

“聖人金安。”

莊嚴雅緻的佛堂,聖人坐在蒲團上禮佛,麵容虔誠,半晌,她才放下手裡的佛珠。

“是顧安啊,坐。”

蕭奕道:“臣得到了一些有關舍利的線索,崤山以東,或有蹤跡。”

聖人平和的麵容下有了一絲裂縫,轉瞬就恢複了那不怒自威的威嚴。

“也就隻有你替朕著想,將此事放在心上。好孩子,去查查吧,此乃大功,若能尋到,朕定為你加官封爵。”

“是。”

是夜。

烏雲蔽月。

婉娘勾著唇角,眼角眉梢都透著嫵媚,又將一杯酒送進了太子口中,人也笑著依偎進他懷中。

聖人姿容秀美,太子容貌也不差,他笑著摟緊婉娘纖腰:“安心跟著孤,孤斷然不會虧待你。”

婉娘頷首,雙臂環上太子脖頸。

桌上熏香甜膩,縷縷青煙中,一隻蠱蟲順著婉娘指尖慢悠悠的爬到了太子後頸,紮頭鑽進了他的皮肉。

太子正情濃時,忽略了那點異樣,剛欲吃美人的唇就無力倒在地上。

婉娘冷眼看著,端起桌上的酒送入口中,半晌才和婢女一起把人抬進裡間。

再出來,隻有婉娘一人。

裡屋窸窸窣窣,很快傳出交歡聲,婉娘麵無表情的安撫著身體裡那隻雀躍的母蠱。

……

“姑娘,成了。”

婢女衣衫齊整,髮絲淩亂,婉娘垂了眼眸:“該怎麼回稟世子,你心裡應該清楚。”

想著被種入身體的那隻蠱蟲,婢女哆哆嗦嗦的跪下:“婢子從此隻聽從您一人的吩咐!誰都不會知道與太子殿下上塌的人是婢子!”

“去吧。”

她撫著胸口。

早在他對她說出那句“委屈你幫我這最後一次”的時候,她的心就已經涼了。

喜歡,喜歡又如何?一顆真心被人利用的滋味,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嚐了。

太子害她父兄,她不會放過,至於齊宸……不知今夜,他睡得可還安穩?

婉娘飲儘最後一杯酒,嗤笑出聲。

燭花炸響,齊宸同樣送酒入腹,桌上幾道菜一口冇動。

蕭奕不合時宜的提醒:“婉娘已經入太子府,一切照計劃進行,我要離京一段時日,你自己把握。”

“好。”齊宸握著酒杯的手緩緩收緊,沉默了一會,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婉孃的存在無人可代替,我隻能這樣做。”

蕭奕心裡對齊宸的做法並不讚同,但他對旁人的事情不感興趣,更不會多做評價,隻淡淡道:“你的事情自己決定,一切後果,你自己承擔。”

齊宸俊美的麵容依舊沉著,似乎方纔那句話不是出自他口中。

“顧安離京,要去何處?”

“去遼地,這段時日勞你幫我盯一個人,裴正軒。”

“好。何時啟程?”

“十日左右,北鎮撫司還有兩個案子要結,先走了。”

“不留下陪我喝一杯?”

蕭奕淡然起身,麵上冇有半點歉然,齊宸也早就習慣了,隻對燈獨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