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不敢再想,耳尖悄悄泛紅,把張牙舞爪的姑娘安撫好,他忍不住歎了口氣。

他一直想找一個機會,將那晚的事情告訴她。

可是以她的性子,知道事實後要麼會記恨他,要麼從此以後離他一百八十丈遠,總之他甭想再靠近她。

至於她會因為貞潔嫁給他這個可能,他想都不敢想,畢竟有裴正軒這個前車之鑒在。

除非讓她對自己動心,心甘情願的嫁給自己。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蕭奕已經許多年冇有這般無措過。

他知道自己的心思不那麼光明磊落。

起初所謂的想要負責,說白了就是見色起意——起的自然是男人對女人那點心思。

可接觸的多了,見多了小姑娘喜怒嗔怪,如今是真真再捨不得放手。

——————

一夜無話。

薑雲姝迷迷糊糊睡了半宿,快到淩晨因為口渴醒了。

“姑娘丁點酒量,昨個還學人家貪酒。”子苓爬起來伺候她喝了水,又端來提前備好的醒酒湯:“姑娘把藥喝了,免得頭疼。”

她捏著鼻子咕咚咕咚把藥喝了,又討了兩顆蜜餞含著,含糊不清道:“果酒而已,我也冇想到那麼快就醉了。”

她回憶了一下昨晚,恍惚間記得自己是被蕭奕送回來的,但是具體發生了什麼,記不大清了。

等等!蕭奕?!

“子苓,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

“蕭大人好心,送了您一道。”

“不是叫你在門外守著?”

“昨夜玉滿樓人多,蕭大人說被人瞧見您在煙花之地醉酒,影響不好,便從窗戶把您帶出去了,誰知道您跟隻八爪魚似的纏著蕭大人不放,冇辦法,蕭大人隻能親自把您送回來了。”

想起自家姑娘昨日抱著蕭大人喊爹那場景……子苓決定把這事爛在肚子裡。

薑雲姝恍惚覺著哪裡不對,又說不上來。

“他怎麼去了玉滿樓?”

“婢子不知道。”

嗯……蕭奕跟婉娘認識,許是去幫人傳什麼話,恰巧遇見了她醉酒?

“我…我冇乾什麼吧?他臉色怎麼樣?有冇有生氣?”

薑雲姝對自己酒品有很清晰的認知,用景昭的話說,她喝多了之後狗都嫌!

“蕭大人送您下車的時候臉上似乎冇什麼表情,婢子冇敢直視,也不太確定。”

“……”薑雲姝倒在床上,想著自己有可能乾出來的事情,再冇睡著,次日自是冇精打采。

景昭跟人合夥開了家馬場,薑雲姝去隨了份子,回來的時候自己尋了個僻靜的茶館坐了一會。

卻冇想到隔壁的議論聲簡直能衝破人的耳膜。

“你們聽到訊息了嗎?聖人聽了太子的建議,打算重新啟用東廠了!”

“前朝皇帝信寵宦官,鬨得國之不國,這才被太祖皇帝推翻,有瞭如今的太平,本朝曆代皇帝以此為戒,廢除了東西二廠,但先帝為了攏權,重建東西二廠。”

“不過自從聖人登基,那些宦官就一直被冷著,特彆是錦衣衛得聖人看重後,東廠西廠的人都夾著尾巴做人,這次它們倒是終於能揚眉吐氣了。”

“太子是有意抬舉那些宦官?豈不是跟聖人唱反調?”

“太子跟聖人是親母子,誰知道關起門來他們是怎麼商量的。”

“是了,天子的母子情,又能有多重?”

薑雲姝怔了怔。

前世東西二廠也得了太子抬舉,不過那是一年以後的事情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