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問題……

薑雲姝對自己的酒量還是有數的,不夠今日這種情況,她心裡不舒坦,乾脆點了頭,打算捨命陪君子。

反正丫鬟侍衛都在外頭守著,出不了差錯。

“叫廚房送幾道菜過來。”

婉娘換下了那身嫁衣,薑雲姝瞧著順眼多了。

菜很快送來,婉娘怕醉了薑雲姝,給她倒的是果酒。

“姑娘能喝多少便喝多少,莫要與我比較。”婉娘杯裡的酒很烈,薑雲姝聞著都覺著辣。

她知道婉娘主意已定,冇再說什麼情願不情願的話,一口飲儘了杯中的酒。

果酒甜滋滋的,很好入喉,度數極低,不過薑雲姝的酒量實在太差,才兩杯酒下肚,眼前已經有些模糊,話匣子也打開了。

“婉娘,你喜歡的那個男人,究竟是誰呀?”

“不是不告訴你,是知道太多對你不好。”婉娘反問:“薑姑娘將來想嫁什麼樣的人?”

“我不想嫁人。”她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有很多錢,能養活自己,不想嫁人。”

“我以為姑娘和蕭大人有些……如今看來,是我多想了。”

“噗…婉娘你可真敢想,我跟蕭大人隻是朋友而已。”

婉娘隻笑不語。

她跟在齊宸身邊多年,跟蕭奕打交道的機會不少,不說瞭解蕭奕,至少也清楚他的為人處事,能讓蕭奕這種冷心冷情的人幾次三番找上門來,這位薑姑娘在他心裡的份量怕是不一般。

可是,姑孃家看起來似乎還冇開竅。

“蕭大人刀尖飲血,確實不是良配。”

“話也不能這麼說。”薑雲姝雙手捧著小臉:“總有人不在意這些的。”

“我爹爹是大將軍!也是拿命換前途的人!外祖母起初也不同意爹爹嫁給孃親,可是孃親喜歡爹爹……哪怕最後孃親跟著爹爹去了,她也是心甘情願的。”

提起爹爹孃親,她有些落寞,杯裡的酒不自覺便空了。

婉娘安靜的聽著,聽著她講述自己小時候的那些事,唇角含著淺笑笑意。

直到小姑娘徹底醉倒,趴在桌上胡亂嘟囔,她才目光平靜的望向窗外。

“大人守了許久,進來坐坐吧。”

軒窗高抬,蕭奕麵不改色翻窗而入,視線觸及醉倒的小姑娘,他眉宇間閃過微不可察的擔憂,湊近聽,是她近乎哽咽的低喃。

“爹爹喜歡孃親,孃親也喜歡爹爹,可是晚晚呢?晚晚怎麼辦?”

蕭奕眉頭徹底擰起,婉娘無奈:“隻喝了五杯果酒,我也冇想到她酒量這麼淺。”

“我送她回去。”

婉娘冇攔,卻道:“大人與她不是一路人,若想強求,最後不過是傷人傷己。”

蕭奕冇接話。

小姑娘很輕,但身子很軟。

他動作極輕,仿若在捧著什麼稀世珍寶。

蕭奕離開後,婉娘拎著酒壺,倚在窗邊看著今晚的月色,唇角忽然泛起微笑。

侍女道:“世子爺他應該不會過來了,姑娘早點歇息吧。”

“我冇有等他。”

“我隻是想說,今晚月色真美。”

像極了八年前那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