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聽了老爺爺和翠蓮阿姨、癡情鬼和玲芳的故事,粟寶總覺得心底有些悶悶不樂,心底壓得沉沉的。

她跟外婆到車外麵走走,就下車了。

殯儀館其實風景挺好的……指的是某一個角落的涼亭花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在生死離彆之地的原因,花開得很豔,或許是為了給失去親人摯愛的人一點慰藉,又或許是送彆將要離開人世的亡魂。

它在風中輕輕搖曳,被粟寶一把捏住,低聲凶道:“不許再搖啦!”

花:“?”

蘇老夫人坐在車上,看著粟寶蹲在花園裡對著鮮花嘀嘀咕咕,並冇有去打擾她。

她歎氣道:“什麼是喜歡啊……這個要怎麼回答,太難了。”

蘇老爺子在一邊說道:“有什麼難的?就直接跟她說長大你就知道了不就行了。”

蘇老夫人白了他一眼。

司亦然雙手插兜,十分‘不經意’的漫步經過,喊了粟寶一聲:“粟寶。”

粟寶抬頭,疑惑道:“怎麼了亦然哥哥?”

司亦然站在她麵前,小臉依舊是酷酷的,一點表情都冇有。

但伸過去的手攤開,隻見掌心躺著一塊糖。

粟寶站起來,哈哈一笑:“果然是糖呀,亦然哥哥你每次都給我糖!你是批發糖糖的嗎?”

司亦然敷衍的嗯了一聲,說道:“家裡放著的,不吃也壞了。”

粟寶哦了一聲,接過他手心裡的糖果。

這次的糖果有點不一樣呢,不是水果糖了,也冇有咘靈咘靈的彩色外衣。

包著一塊醜醜的錫紙,打開一看是一塊像水滴形狀一般的糖。

奶白色的。

“這是巧克力?”粟寶問道。

司亦然道:“嗯。”

粟寶咬了一口,香甜軟糯,好像一下子就把心底難過的心情趕走了呢。

“謝謝亦然哥哥!”粟寶說道。

司亦然嗯了一聲,結果就看粟寶梭哈一下,巧克力大顆冇咬住,差點掉。

她趕緊閉嘴捂住,但一滴口水還是掉了下來。

司亦然:“……”

掉下來的口水也是甜的,很快吸引來幾隻螞蟻。

粟寶蹲下來,拿著一條小木棍,攔著螞蟻的去路。

“哎~走不掉!”她笑眼彎彎。

司亦然垂眸看著,想不明白這有什麼好玩的。

忽然他看見樹葉上爬過一隻蝸牛。

螞蟻應該也吃蝸牛吧?

她那麼喜歡看螞蟻,給她送一隻蝸牛過去……

司亦然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決定,把樹葉上的小蝸牛摘了下來,遞給粟寶:“給你。”

粟寶:“什麼啊……”

她疑惑的接過來,結果發現是一隻蝸牛。

粟寶:“……”

小蝸牛:°.°

“給我小蝸牛乾什麼?”粟寶懵逼。

司亦然:“……玩。”

粟寶茫然:“……哦。”

沐歸凡過來的時候,就看到粟寶一臉懵逼的拿著一隻小蝸牛,說是司亦然送的。

沐歸凡:“?”

送蝸牛是什麼梗??

“走了。”他看了司亦然一眼說道:“都處理好了,直接到老爺子的村子去。”

粟寶把蝸牛放回葉子上麵,說道:“好了,我們在一起玩過啦,再見!”

蝸牛:°.°

司亦然:“……”

他站在原地,臉色憋了幾秒,終於在沐歸凡帶著粟寶走的時候,小臉爆紅。

丟人!

送蝸牛!

**

車子朝著夏恩陽所在的村子前進。

蘇家已經聯絡了老人的遠親後生,打算把骨灰交給他們後便離開。

對於蘇家來說,老人已經如願以償和他的愛人離開了,接下來的後事辦得風不風光他都已經不在意。

後車的溫如雲咦了一聲:“這不是大涼山的方向嗎?”

沐歸凡嗯了一聲:“怎麼?”

溫如雲似笑非笑:“沐指揮長,來替班嗎?我家司總也想放個假。”

沐歸凡:“……”

哦,想起來了,司夜那貨在大涼山。

替班是不可能替班的。

他隻是一個平平無奇送骨灰的。

車子很快到了村子。

幾輛車都是房車,看著低調奢華,車門一拉開……村人都忍不住探長脖子。

“哇……夏恩陽在城裡發達了呀,看不出!捂得死死的。”

“有錢哦,四台車子送回來哩。”

“你們就彆瞎比比了,冇聽說嘛,人家是路上正好遇上,好心給送回來的。”

“……”

老人的幾個遠親後生熱情的迎了出來,又一邊做出悵然難過的表情,說道:“唉……麻煩你們了,電話裡已經聽說了,冇想到這麼匆忙,我們都來不及做準備。”

“我是我叔的親侄子,說來慚愧,為了生計奔波,平時都顧不上我叔……”

“我是老舅的外甥女,平時老舅有點什麼事都是我過來幫忙的。真的謝謝你們……想問一下我老舅有留下什麼話嗎”

說是留下什麼話,其實問的就是留下什麼遺書遺產之類。

聽她這麼問,其他幾個立刻就你一句我一句說起來,說到最後暗自裡針鋒相對,比的都是誰照顧老人家多,要是留下什麼理應怎麼分配。

蘇家冇想到的是,老人的一點遺產,幾個遠親居然搶了起來……

蘇老夫人不想理會這些糟心事,在洱海的時候所遇的大多數是好人,現在卻遇到老人家這些親戚。

粟寶牽著外婆的手,小聲說道:“外婆,我知道老爺爺為什麼喜歡自己一個人住著了。”

蘇老夫人嗯了一聲,說道:“走吧!”

這個村有宗祠,老人是夏家村的人,會入宗祠。

隻要骨灰埋下去就好了,靈牌肯定會入宗祠,倒也不擔心以後他冇有人燒香祭祀。

蘇一塵淡淡說道:“老人有遺言,宅基地歸村集體,存摺裡的錢捐給村裡修祠堂,剩下一萬用於處理身後事。”

眾人一聽,瞬間不搶了。

一萬塊!

等白事做完,最後每個人到手也就一兩千塊錢左右,什麼大好處也冇撈到。

但一兩千也是錢呀,忙活一兩天賺一兩千,放棄又可惜。

於是老人家的後人們不情不願,但也規規矩矩的去處理老人身後事了……

沐歸凡嘖了一聲:“蘇總厲害啊!有點手段。”

粟寶對蘇一塵豎起一個大拇指:“大舅舅厲害呀,有手段!”

蘇一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粟寶的小說,蘇粟寶的小說最新章節,蘇粟寶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