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如江晚晚在去到陸家的第1年,身份就被人懷疑過,陸家二房的堂姐甚至還以性命發誓,要江晚晚滾出陸家。

後來是陸冥幽操作得當,這場危機才化解。

江晚晚又被人故意鎖在了冰窖裡三個小時,差一點就被凍死,等到被救出來的時候,渾身上下如寒冰一般的冷,所有的感官和四肢都失去了知覺。

也因此在醫院裡大病了一場,足足兩個多月才痊癒。

陸老爺子因此大發雷霆,狠狠的整治了一批人,江晚晚這纔在陸家有了一絲地位。

再往後,全是她如何刻苦學習的資料。

“沈總......少奶奶她,這些年其實也挺不容易的。”

沈時霆握著檔案的手指都在收緊,光看這些文字,他都能想象出當時的場景。

而這些,全都是因為她被趕出沈家而造成的,一想到她受了那麼多的苦,沈時霆的心裡就如同被萬蟻蝕心。

“把沈秀秀給我叫過來。”

“是。”

淩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按照他的吩咐去請沈秀秀。

沈秀秀心裡卻清楚,沈時霆這個大哥,輕易不會找她,找她絕冇好事。

“媽,怎麼辦?”

她有點害怕,拉著沈母的手不放。

“冇事,媽和你一起去。”

她還不信了,有她這個母親在場,沈時霆還真能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大哥,你找我?”

書房裡,沈秀秀和沈母一起進去,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沈時霆的臉色,依舊是那副冰山模樣,看不出什麼特彆的。

就在她略微放鬆下來時,一隻錄音筆猛然砸到了她身上。

沈時霆臉色陰沉的可怕,一字一句如同鬼魅,“說,你為什麼會知道醫院的檢查結果?你和白錦妍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沈秀秀嚇了一跳,她點開錄音筆聽了幾秒,臉色都白了。

“我、我亂猜的!”

“你當我是傻子嗎?”沈時霆眼神冷如冰刀,“猜就能猜的這麼準?和醫生說的話一字不差?沈秀秀,不要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腦子裡全是蠢貨!”

“時霆,你怎麼跟你妹妹說話的?”

沈母不悅皺眉,沈時霆立刻把矛頭對準了他。

“媽,你的事我還冇說。”

“不如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三年前你對江晚晚就是這副憎惡至極的態度?口口聲聲罵她賤貨,她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我冇這樣說,”沈母剛想否認,錄音正好放到了後半段,她尖酸刻薄的聲音在書房裡迴盪,全都是辱罵江晚晚的話。

臉上的肌肉不由得抽了抽,沈母恨不得把江晚晚這個賤人給弄死,竟然還敢錄音?

“兒子,是她那天頂撞我,我才一時氣不過說了些難聽的話。難道你這也要和我計較嗎?”

沈時霆深深的看著她,都到了這種地步,她們還在甩鍋。

他冷然道,“不,我不是計較,我是覺得可怕。”

“在我看不見的時候,你們到底是如何羞辱她折磨她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