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晚不知道自己的沉默,讓燕予在腦海中補充了這麼多有的冇的,否則一定會嘲笑燕予。

此時她隻是靜靜地思索著宋裁嚴讓她辦的這三件事:拿到明家本應該交過來的槍支、追回已經支付出去的欠款,然後把明家帶走的那個人帶回來。

其實江晚晚心中還有幾分疑慮,宋家的訊息人都是單線聯絡,就連江晚晚在宋家半年多的時間,操持了大大小小不少的事情,也不認識幾個訊息人。

明家的人是如何那麼肯定,又是怎麼抓到那個人的?

前兩條都算好辦,隻要她肯拉下臉來聯絡沈時霆,再使點利益讓明禮鬆口就好了,反正明禮忽然針對宋家,是因為和沈時霆,讓沈時霆幫她在中間搭橋,明禮會拒絕的機率很小。

昨天晚上一晚上冇有睡,雖然精神氣還算可以,但是這一會兒陽光透過窗子,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讓江晚晚也不禁生出了幾分倦怠。

揉了揉眉心,強迫著自己清醒一些,江晚晚一轉過頭,就發現沈清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在一旁看著她,神色不清。

“你回來了?”

江晚晚頷首,沈清心這個人雖然看起來不服管教,但是對宋晚的態度還算不錯,可以說是四個人之中和宋晚最親近的人了。

“我還以為你和寧城那個人糾纏不清,不會再回來了。”

江晚晚,“?”

什麼人,什麼糾纏不清?

“就是那個姓沈的......”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沈清心意識到自己也是姓沈的,於是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煩躁,“就是那個叫沈時霆的,你敢說你回去不是為了找那個野男人?”

“......”

江晚晚確實不知道怎麼解釋,宋晚就是為了搞清楚和沈時霆的種種纔回到華國,但是真的逗留在華國,和沈時霆倒是冇有半毛錢關係。

隻是恢複記憶的事情,現在還不能和沈清心明說,江晚晚隻能含糊過去,半晌忽然想到——

所以剛剛木木看到自己的時候,心裡也在想著“你不是已經和野男人跑了嗎?”

意識到這一點,江晚晚的臉色已經完全黑下去了,沈清心現在也冷靜了一些,看到江晚晚的臉色,輕嘖了一聲,“好久不見。”

江晚晚和沈清心確實冇有相處過,但是宋晚和沈清心相處的本能反應還在,於是表現得比想象中要自然很多。

“剛纔聽木木說,小六和遙遙是去追什麼叛徒了?”江晚晚清了清嗓子,而後試探著開口,“你知道他們兩個現在在哪裡嗎?”

沈清心有些不耐煩地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他們兩個和我向來對付不來,我怎麼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不過......”沈清心頓了頓,“這個叛徒我倒是知道,你爹這段時間不是丟了個訊息人嗎?他們口中所說的叛徒,就是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