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晚冇有質疑,而後自顧自道,“那我一會兒就去找管家把攝像頭都清理出去,剛看到的時候下了一跳,還以為是某個晚上悄悄溜進家裡的,不速之客。”

宋裁嚴掀了一下眼皮,江晚晚已經得了便宜,就不賣乖了,轉頭道,“今天是第一天,我先去看看我那些部下......隻是不知道,現在是利刃還是妖刀。”

“好。如果這些人用著不合心意,就讓燕予給你聯絡一批新的。”

冇有在意這些細節,宋裁嚴輕描淡寫道,“你母親昨天見到你,這段時間的憂思過度都找上門來了,今天一早上就說自己身體不舒服,等她好一些了,你再去看她吧。”

“......知道了。”

江晚晚乖順地點了點頭,但心裡卻有了答案——哪裡是母親憂思過度身體不舒服,是因為昨天晚上的對話,宋裁嚴讓不讓母親見到她,亂說什麼吧?

已經算得上是軟禁了。

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這也就說明她之前所有的猜想全都是錯誤的,宋裁嚴根本就不喜歡母親,把母親照顧得這麼好,也是另有所圖。

思及此處,江晚晚忍不住還冇走出幾步就歎了一口氣。

她們兩個,究竟有什麼是值得宋裁嚴圖謀的呢?原本江晚晚就想不通這個問題,原以為這次回來能弄清楚一點,冇想到現在反而是更加想不通了。

不過雖然如此,但是母親在宋家的境況倒也冇有那麼糟糕,隻是軟禁——母親原本身體就不是很好,鮮少出門,隻不過是她回來了也見不到母親了。

吃過了早餐,江晚晚自己開著車去了曾經的訓練地點,也是她的部下們平時待著的地方。

宋家的訊息網之所以稱之為“網”,就是因為環環相扣。

宋晚手下的這支小隊隻聽命於宋晚,就像燕予隻聽從宋晚的話,雖然他們最頂頭的boss還是宋裁嚴,但如果宋裁嚴和宋晚同時釋出指令,他們也會優先聽從宋晚的話。

更何況是宋晚手底下這些人——都是宋晚在半年時間裡,如同撿垃圾一樣,一個一個撿回來的。

將車停好,江晚晚回憶著宋晚的做派,今天她還特地張揚地穿了雙不低的高跟鞋,走在瓷磚地上噠噠直響——一般聽到這個聲音,眾人就知道是宋晚來了。

“小六呢?”

江晚晚敲了敲前台的桌子,坐在前台桌子後麵,幾乎被藏起來的少年有些愣怔地睜開眼睛,看著麵前的江晚晚愣了愣,半晌才猶豫著開口。

“......我怎麼好像看到了老大?”

眼前的這個少年叫木木,和其他人不大一樣,就是一個普通的少年,甚至有些自閉,被宋晚帶回來當成吉祥物來養。

江晚晚這樣仔細看著他,忽然覺得有幾分眼熟,但又想不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