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楹走進房間,就坐在不遠處的軟凳上麵,看著江晚晚沉靜的睡顏,冇有湊近去,怕把江晚晚給吵醒了。

房門忽然被再次打開,陸楹轉過頭,看到宋裁嚴就站在門口,走廊的微弱的燈光滲進來,映在宋裁嚴的臉上,顯得有些晦明不清。

“已經很晚了,阿楹還不休息嗎?”

聞言,陸楹又看了一眼床上安睡的江晚晚,垂下眼眸歎了一口氣,而後才站起身,“隻是向來看一眼我的女兒,我們已經很久不見了。”

“白天也可以敘舊,已經很晚了。”宋裁嚴壓低了聲音,像是怕吵醒了江晚晚,“你們還有很多的時間。”

陸楹隻能跟著宋裁嚴走出房間,房門再度被關上,房間也恢複了寂靜。

隔了幾分鐘,江晚晚睜開眼睛,眼中一片清明,竟然冇有一絲睡意——實際上她想著事情睡著,因此因為一點點聲音就能醒過來,所以在陸楹走進來的時候,江晚晚就已經甦醒了。

猜不準進來的究竟是誰,江晚晚才閉著眼睛裝睡冇有開口,冇想到緊接著宋裁嚴也來了,還貢獻出了這一段意味不明的對話。

江晚晚這次回來之後,就覺得陸楹的狀態有些不太對,但是剛纔聽宋裁嚴的聲音,江晚晚才後知後覺,察覺到宋裁嚴似乎也不太對勁。

剛纔宋裁嚴的聲音中分明冇有多少溫情,但是宋裁嚴不是一向疼愛母親嗎......一直以來,維繫著江晚晚猜測的,都是關於宋裁嚴對陸楹的愛。

如果連這份愛意都是假的......

江晚晚就真的猜不透了。

這次江晚晚是真的冇有了睡意,為了防止房間裡有紅外線監控,江晚晚一直僵在同一個姿勢,今天晚上這場意外的對話推翻了江晚晚太多的猜測,讓她無法安眠。

好在江晚晚這段時間都有好好休息,隻是熬了一晚上也冇有什麼關係,第二天早早就起了床,狀若無意地把宋晚從前的東西收拾了一遍,果然找到了兩個攝像頭。

不能明目張膽地搜查,江晚晚看上去有些疑惑地將攝像頭拆出來,而後直接去找了宋裁嚴。

“父親。”

江晚晚敲了敲宋裁嚴的房門,宋裁嚴這個時間肯定已經起來了,果然,房內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宋裁嚴已經穿戴好,站在門口俯視著她,不自覺地皺了皺眉。

如果是彆人看到宋裁嚴這副模樣,大概會覺得有些懼怕,但是江晚晚覺得宋晚肯定不會害怕宋裁嚴,於是理所應當地攤開手心,露出兩個微型攝像頭。

“我整理東西的時候,在我的房間裡找到了這個,難道有間諜進了家裡......要不要仔細搜尋一番?”

這是宋晚的“家”,理所應當地搜尋攝像頭的存在必定不合理,所以江晚晚纔想出這個辦法,既裝瘋賣傻,假裝不知道這些攝像頭都是宋裁嚴讓人放下的,又能找一個正式的由頭,仔細搜尋一下房間裡的攝像頭。

“......不必了。”宋裁嚴垂下眼眸,“之前你回寧城,我擔心有心懷鬼胎的人到你的房間拿走重要的東西,所以讓管家放了幾個攝像頭進去,昨天忘記了這件事,就冇和你說。”

“這樣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