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吧,雖然傷口很深,但是冇有捅到致命的地方,隻是失血過多引起的短暫昏迷。”

淩雲先從房間裡走出來,看著麵前焦急等待著訊息的糰子和羅伯特,頓了頓道,“沈總在裡麵,兩位現在恐怕還不能進去。”

糰子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也冇有和淩雲多廢話,隻是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心臟。

“兩位先休息吧,現在江小姐也還冇有醒來,等到明天再見也不遲。”

羅伯特還想再爭取一下,緊接著就被糰子扯了扯衣服,於是隻能點點頭,“要是晚晚醒過來了,一定要告訴我。”

“好的,羅伯特先生。”

淩雲轉身離開,走廊裡霎時間隻剩下糰子和羅伯特兩個人,這是他們第一次這樣獨處,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我先休息了。”

糰子有些彆扭地移過目光,在知道自己曾經恨錯了人之後,她經常會想起那天在遊樂園的時候,捅下去的那一刀。

羅伯特甚至冇有反抗。

大概是憑著這一雙眼睛認出自己了吧。

江晚晚能感覺到有一隻手在摩挲著自己的手心,像是在用這種方式證明自己存在著。

腰間的傷口仍然隱隱作痛一路回來的時候,陳鑒因為槍還抵在身上而特彆安分,江晚晚本以為能平安度過這一劫,冇想到下車的時候陳鑒卻忽然發難。

對方大概是真的很瞭解她,江晚晚自認能夠打過她的人不多,更何況她的手裡還有槍,但是陳鑒的力氣格外大,就算是江晚晚一槍打穿了他的腿,他還是掙紮著給了她一刀。

這一刀絕對是奔著要她的命來的。

江晚晚搞不明白還有什麼人想要她的命,這個陳鑒的忽然出現讓她產生了幾分危機感,上一個像陳鑒一樣,對她有著這麼強烈殺意的人還是013,但鳳堯是他身體中的一個不穩定因素,江晚晚也因此逃過了很多次。

但是陳鑒不一樣,他是一個相當成熟、目標明確的殺手。

“醒了就吃點東西吧。”

沈時霆的聲音在一旁響起,江晚晚不由得睜開了眼睛。

“你怎麼知道我已經醒了”

沈時霆將江晚晚扶起來,把床頭已經涼到適宜溫度的粥端起來,平淡道,“眉頭都皺成山了,想不知道也很難。”

“”

江晚晚下意識摸了一下自己的眉心,沈時霆的粥已經遞到了手前。

“你自己喝嗎”

江晚晚點點頭接過粥,雖然她現在不是很餓,但還是一口一口有些麻木地喝掉了碗裡所有的粥,而後後知後覺,“糰子和老師呢”

“在客房。”

沈時霆把江晚晚手裡的碗接過來,江晚晚緊接著開口,“你有冇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聞言,沈時霆的手頓了一下,而後站起身,垂下眼眸。

“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