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晚先是看了一會兒陸晴芷,陸晴芷被她盯得有些不自然地嚥了一下口水,而後逼著自己再次開口,“你就說,你敢不敢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和我比一場?”

“哈?”江晚晚嗤笑了一聲,道,“首先,你是要拿我的稿子和我比,本身就是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稱得上什麼堂堂正正?”

“......”

把陸晴芷擠兌得說不出話,江晚晚挑了一下眉:“不過我同意了,我可以和你比,但是如果你輸了呢?陸晴芷,你還有什麼東西是我覺得值得一提的?”

這話可算是相當不客氣了,陸晴芷攥了攥拳頭。

“如果你贏了,我就主動回陸家承認,我不是親生的陸家女兒,你纔是!這樣夠了吧?”

“當然不夠了。”江晚晚搖了搖頭,鴉羽一般的睫毛壓下來,看上去有些深不可測。

隨即她又歎口氣,“你是不是有什麼誤解啊,我是真正的陸家人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你的話作為佐證,隻要再做一次親子鑒定,相信無論怎麼樣,都能真相大白吧?”

這樣一說來,陸晴芷似乎確實冇有什麼可以拿來做對賭的東西,江晚晚則直起腰,道,“既然你說不出來,那我就說說我想要什麼。”

“好!”

陸晴芷聞言立即答應下來,趙小玲拉了她一下,卻被她忽略了。

她會這麼爽快答應下來,自然也在江晚晚的意料之中,於是江晚晚勾了勾唇角,眼尾卻壓下來,糾纏著墨色的尾睫,像是一把溫柔繾綣卻鋒利的劍。

“我要你繼續留在陸家,但是那個時候你大概不會有什麼自由的時間。”

“......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你要代替我成為一個活靶子。”

這是江晚晚思來想去,至今爺爺還留著陸晴芷的原因——當時四叔和五叔一唱一和,像是要極力把她和“陸晴芷”這個身份撇清關係,同時又帶回來了一個真正的“陸晴芷”。

不像是要單純地頂替她,而是想要救她。

可惜陸晴芷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趙小玲又不知道當時認親時候的諸多細節,陸晴芷聽不太明白江晚晚的意思,隻覺得繼續留在陸家也不算是什麼太過的懲罰,於是很快答應下來。

“那要是你輸了呢?”

“我不會輸。”

江晚晚篤定的樣子讓陸晴芷有些妒恨,手都被攥得發白,“不要太自大了,我一定會戰勝你的,你以為你是什麼?神嗎?憑什麼事事都做得比我好?”

“好了,也不用和我廢話了。”江晚晚百無聊賴地擺弄著自己的手指,“你自己挑個懲罰,無論是什麼我都答應。”

陸晴芷咬了咬牙,道,“那我要你永遠離開陸家,離開寧城和帝都,再也不許回來!”

“好。”

利落地答應下來,江晚晚後退幾步,趙小玲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江晚晚察覺到,眼中也多了幾分冰冷。

“我怎麼會被我自己打敗呢,陸晴芷,你真的太蠢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