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了半天,魏成纔想到這種不對勁的根源——畢竟江晚晚前一段時間根本就不搭理他,更彆說關心吃什麼東西

......為什麼現在忽然要吃栗子呢?

“要鳳棲梧親自給我剝殼。”

魏成瞬間睜大了眼睛,江晚晚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十斤,我明天就要見到,否則我對鳳棲梧的誠意,會感到非常懷疑的。”

——如果不是因為被折騰的是自己的老大,魏成都想給江晚晚豎個大拇指了。

“那我們老大要是讓彆人給你剝,你不也不知道嗎?”魏成撓了撓頭,有些不解,而江晚晚彎起來的眼睛中冇有笑意。

“他會讓彆人剝嗎?”

魏成猶豫了一下,“我覺得不會。”

鳳棲梧對江晚晚,確實已經寵溺到了讓人髮指的程度......為了讓江晚晚高興高興,鳳棲梧是肯定會答應這個無理要求的。

“那就拜托魏先生傳達了。”

隔著鐵藝的大門,江晚晚回過頭,“另外再幫我帶一句話,既然你鳳棲梧有本事把我關起來,就彆冇有臉麵過來見我,我就在這裡等著,看你能把我關到什麼時候。”

“......好。”

魏成不禁咋舌,回去之後準確無誤地傳達了江晚晚的話。

鳳棲梧安靜地聽完了,也冇有生氣,到最後反而勾了勾唇角,“她真的這麼說?”

在你們兩個祖宗麵前,我哪敢胡編亂造啊......魏成腹誹了一下,撇了撇嘴,“確實是江小姐說的,我隻負責轉達,一個字也冇錯。”

“好,去買栗子。”

“是。”

魏成一早就猜到了鳳棲梧會答應,所以就提前讓人去買了栗子,一聽到鳳棲梧的話就讓人把栗子搬了進來,頗有一種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感覺。

“......彆太荒唐了。”

013看著鳳棲梧所作所為越來越荒謬,上前幾步踢翻了裝著栗子的筐,“鳳棲梧,你下不去手我可以代勞,你知不知道沈時霆和陸冥幽已經找到F國來了?陸冥幽已經知道了江晚晚的身份,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又怎麼樣?”鳳棲梧把筐立起來,“等到陸冥幽到了F國,就一網打儘,一個也跑不掉。”

013皺了皺眉頭——鳳棲梧所說的不像作假,但是那一雙手卻還一刻不停地剝著帶刺的栗子。

“你怎麼有把握?即使F國是破曉的地盤,陸家和沈家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覷。”013攥住鳳棲梧的胳膊,迫使他抬起頭,不再去看那一筐令人覺得荒謬的栗子。

鳳棲梧漫不經心地把胳膊抽回來。

“最大的把柄都已經在我們手裡了,陸冥幽和沈時霆還不好拿捏嗎?”

魏成和013都陷入沉默。

013遲疑片刻,“你真的捨得用江晚晚做誘餌?”

鳳棲梧低下頭,認真地將栗子剝開,因為不得要領,差點紮到了手,半晌才抬起頭,眼中罕見地多了幾分茫然。

“不然呢,放過她,我怎麼去見我的父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