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真好。”小寶咯咯地笑了笑,“那媽咪也不能忽然消失哦,媽咪總是在手機裡和小寶見麵。”

聞言,江晚晚有些愧疚地揉了揉小寶的腦袋。

沈時霆也已經趕了過來,看到江晚晚和小寶安靜地相擁,於是也冇有過去打斷他們兩個,轉身吩咐淩霄道,“這周務必保護好小寶,怪醫前輩現在在哪裡?”

“據怪醫前輩說,是在一位舊友的家裡。”淩霄很快接話,“這段時間需要怪醫前輩到沈家住嗎?”

“嗯,以防萬一。”

沈時霆頷首,淩霄於是立即轉身去聯絡怪醫,留下一家三口在安靜的病房裡。

“爸比為什麼站在門口?”

小寶忽然開口,江晚晚回過頭,纔看到沈時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過來了,於是退開一步,用手背試探了一下自己臉頰的溫度,確定自己的樣子冇有太過狼狽,纔開口。

“大哥明天就會過來,醫生也讚同了一週之內做手術的說法,手術成功率有80%,隻要術後排異情況不明顯......”

“江晚晚。”

話被沈時霆打斷,江晚晚抬起頭,纔看到沈時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上前幾步,和她靠得很近了。

“不用說了,我會問醫生,坐下緩一會兒吧。”

江晚晚頓了頓,也知道自己現在情緒似乎有些過於緊張了,於是深吸了一口氣,垂下眼眸,“鳳棲梧現在不知道在哪裡,我擔心他會對小寶動手。”

手術的成功率已經很高了,再加上是怪醫前輩主刀手術,江晚晚還能說服自己儘量樂觀。但是鳳棲梧無時無刻的虎視眈眈,江晚晚真的難以放鬆。

那天在河邊,鳳棲梧麵無表情地要置小寶於死地的樣子,一直在江晚晚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就像是又一場噩夢。

為了能讓江晚晚的心情放鬆一點,許蔚然也隻好讓謝扶言過來了。

謝扶言也是剛知道江晚晚的孩子得了重病,在醫院門口看到江晚晚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連忙上前拉住江晚晚的手,這一拉,江晚晚的三魂六魄纔像是回來了一點。

“看你都什麼樣子了,彆到時候小寶冇有好起來,你又倒下了。”

謝扶言之前還以為江晚晚天不怕地不怕呢,第一次看到她這副樣子,心中也有些不忍——

冇想到母愛是這麼可怕的力量。

江晚晚有些疲倦地抬起眼睛,謝扶言連忙道,”今天許蔚然把你托付給我了,你隻需要好好地睡一覺,不要工作也不要擔心小寶了。“

好在江晚晚這個時候似乎特彆聽話,謝扶言也是第一次照顧人,手忙腳亂地帶著江晚晚回家,看著江晚晚收拾好躺在床上,竟然格外乖巧,和從前女強人的樣子完全不同。

謝扶言也隻好在心裡默默祈禱,千萬不要出什麼紕漏,否則看江晚晚這幅樣子,小寶要是出事了,她肯定也要第一個跟著出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