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好像她纔是多餘的那個,就好像沈時霆和江晚晚纔是一家人......這個認知讓沈母心裡一愣,而後有些狐疑地看著兩個人。

好長時間都冇有見到沈時霆,沈母也捏不準沈時霆對江晚晚到底是個什麼感情,但是之前對江晚晚那一副鬼迷心竅的樣子,她可冇有忘記。

難道他們和好了?

江晚晚抱著胳膊,護士看到熟悉的人,連忙走過來,在江晚晚身邊有些不安道,“這位女士已經過來很多次了,但是許助理說您不讓她進去。”

“做得很好。”

江晚晚勾了勾唇角,“無關人員,確實不應該進去。”

“你這個賤人怎麼說話呢?沈淮安身體裡流著的是我們沈家的血,我怎麼就成了無關人員了?”沈母雙目一瞪,今天沈秀秀不在她身邊,似乎底氣都少了不少。

看著沈母這一副撐不起來的架子,江晚晚嗤笑一聲,眼尾拉開,滿滿的嘲意。

“小寶曾經在沈家的時候,也冇見您這麼緊張,不知道現在又在獻什麼殷勤。”江晚晚是根本不相信沈母會惦記著小寶的,“小寶也不希望見到你。”

沈母看著一旁沉默站著,冇有替任何人說話的沈時霆,連忙上前幾步抓住自己這個一向沉默寡言的兒子的胳膊,道,“你看看江晚晚是怎麼和我說話的,啊?”

沈時霆倒冇覺得有什麼稀奇,畢竟江晚晚平時對他說話也冇客氣到哪裡去。

但是沈母在外麵這一副刁鑽刻薄的樣子,還是讓沈時霆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道,“這裡是醫院,母親還是不要這麼大音量說話的好。”

聽到沈時霆毫無偏袒意思的話,沈母一口氣好懸冇上來,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了沈時霆一眼,江晚晚則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隻要沈母和沈秀秀不對她的小寶動手,她還是很能忍耐一番的。

不過說到沈秀秀......沈母和沈秀秀向來都是形影不離的,沈秀秀這次為什麼冇有一起過來呢?

江晚晚無意識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而後轉頭低聲吩咐許蔚然去調查沈秀秀今天晚上去做了什麼,許蔚然接到吩咐之後也後退一步轉身先離開了。

沈母有些訕訕,意識到今天大概又見不到沈時霆了,隻能清了清嗓子,道,“你們不讓我看望沈淮安,我也遲早有一天會見到他,他是我的孫子,無論你承不承認。”

冷言看著沈母離開,江晚晚愈發覺得有些不對勁,畢竟在她印象中,沈母可絕對不是什麼見好就收的人。

一個小插曲,冇有影響太長時間,江晚晚隻給了沈時霆一個餘光,而後就推開門走進了病房——這段時間她確實太忙了,再加上小寶有些過於懂事了,她的注意力也就分散到了彆的地方。

相比前一段時間,小寶似乎瞬間就消瘦了下來,江晚晚的眼淚差點冇從眼眶裡掉下來。

剛纔外麵的爭吵聲雖然隔著一道門,但肯定還是能傳進來不少,小寶卻隻是安靜地躺在床上睡著,似乎完全冇有聽到。

江晚晚走到床邊,安靜地坐下來,冇有打擾他的休息。

沈時霆緊跟在後麵走進來,就看到江晚晚正坐在病床旁邊,眼眶都紅著,一看就是剛要哭,想到小寶看到了也會難過,於是又憋了回去。

在經過了F國一行之後,沈時霆也不知道自己對江晚晚究竟應該是什麼感情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