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真的知道,同意結婚又是出於什麼目的呢?

江晚晚總覺得有說不通的地方,但是眼下看來,無論中間有多少解不開的疑惑,結果都是:白錦妍現在正奮不顧身地跳向火坑,白夫人苦口婆心試圖阻攔,卻冇有攔住。

就僅憑著這一點,江晚晚就篤定白錦妍一定是知道真相的,她和魏成現在很有可能是利益共同體,纔不得不用結婚和孩子捆住魏成。

江晚晚想得正入神,忽然樓上傳來一陣東西掉落的聲音。

這感覺莫名讓江晚晚想起了昨天晚上沈時霆連夜搬家,臉色也不好了一些。但是公寓樓確實不比獨棟和彆墅安靜,江晚晚還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歎了口氣,江晚晚給陸冥幽打電話報了平安,陸冥幽幾乎是秒回,隻怕也是一直在等訊息了。

“爺爺生病,現在我也在帝都走不開,我知道你回國之後肯定要先回寧城。”陸冥幽一個電話打過來,江晚晚乖巧地聽著。

“之前說了嘛,先解決白錦妍的事情,她的婚禮我肯定不會缺席。”

江晚晚直覺陸冥幽不是打電話過來說這個的,果然,陸冥幽緊接著道,“我過不去,但是有人能過去,你現在在寧城的身份比較尷尬,你自己我不放心。”

“也不至於是我自己啊,蔚然這不也在嗎?”

雖然龍一要回到陸晴芷身邊繼續保護她,但是許蔚然是江晚晚的人,來去自由,這段時間負責江晚晚在寧城的活動也完全冇有問題。

陸冥幽直接無視了江晚晚微弱的抗議,道,“鳳棲梧已經去寧城了,有他在,我也放心一些。”

江晚晚,“?”

這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經曆了季騁和周錦川兩個人的暴擊,江晚晚現在已經看出自己對感情這方麵有些缺根弦,曾經也不止一次有人說過鳳棲梧好像喜歡她了。

鳳棲梧現在過來,不是純粹給她添亂呢嗎?

然而還冇等江晚晚說什麼,這件事已經一錘定音了,陸冥幽就知道江晚晚肯定要拒絕,於是不給她說話的機會,自顧自掛斷了電話。

聽著耳邊的忙音,江晚晚皺著眉搖了搖頭,再一看,果然鳳棲梧已經給她發了訊息過來,問她新家的地址。

“還真是能添亂啊。”

江晚晚咬牙切齒,把自己現在公寓的地址發給鳳棲梧,心裡默默希望他最好立即有事,不要過來影響到她的計劃。

而另一邊,鳳棲梧收到了江晚晚的訊息,立即按照地址過去。

......

在微涼的夜風中,盛夏即將落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