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冥幽上了飛機之後,隱約覺得之前見到J.ia

g的時候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那張臉他明明從來就冇有見過,為什麼會覺得熟悉呢......還有那個季騁,當時叫J.ia

g時候,為什麼被她製止了?

越想越不對勁,在起飛之前,陸冥幽給許蔚然發了訊息,讓她現在就去調查設計師J.ia

g的訊息。

想到那雙安靜注視著自己的眼睛,陸冥幽皺了皺眉頭。

晚晚......會是你嗎?

周錦川接到江晚晚回家的電話,低下頭把東西都收拾好,唇角也勾起來。

怪醫走過來,正看到周錦川在對著藥包傻笑,眉頭皺了皺,走過去拍了拍周錦川的後背,臉上的表情有些嚴肅,“你做了什麼?”

忽然被拍了幾下,周錦川後背顫了一下,看到怪醫的表情,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您說什麼,我聽不懂。”

怪醫的表情愈發冷肅,“周錦川,你知道我不喜歡耍小聰明的人,既然你要裝傻,我就不妨挑明白一點。沈時霆,這件事不是你做的?”

周錦川手下的動作一頓。

“您知道了什麼?”

見周錦川承認下來,怪醫歎口氣,“你糊塗啊,我就知道江晚晚那束花被你弄出毛病了,沈時霆已經在露台上坐了一天了,那束玫瑰花冇被江晚晚拿出來,肯定是出問題了。”

“......是,您怎麼猜到是我的呢?”

怪醫點了點他,“我還不知道你?昨天那盒藥是我親手放進包裡的,怎麼可能忘記了,讓你還回來再拿一次?”

“你這麼一來,沈時霆也不能藉著換花的名頭過去看看了。”

周錦川點點頭,目光冷了些,“您不知道曾經沈時霆是怎麼對待晚晚的,但曾經我都一點一點看在眼裡。我不能接受他偷偷對晚晚示好,更不能接受某一天他們和好。”

“啊......”怪醫歎口氣,拍了拍周錦川的肩膀,“年輕人啊,不要看不開。沈時霆和江晚晚之間就算隔著再多的問題,那也是因為江晚晚的愛給這些賦予了價值。”

“你和江晚晚什麼都冇有隔著,但她不愛你,所以你們冇有可能。”

周錦川攥緊了拳頭。

“我不相信。”

看著周錦川固執的樣子,怪醫搖了搖頭,“行了,先不說這些了......算算時間,晚晚應該到家了吧,我們先過去吧。”

“......好。”

——

江晚晚把月季放進瓶子裡,外麵天色已經有些晚了,但她還是把花放在了庭院裡。

今天去花店的時候江晚晚也問過了,月季比玫瑰花好養活,有些花店確實會用月季來代替玫瑰售賣,反正這種花就是一次性用品,很少碰到鐵板。

想著,江晚晚勾了勾唇角,把花放下之後轉身進屋。

“一會兒要是晚晚問起來,你就裝傻吧......”

怪醫正說著,走在前麵的周錦川忽然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

怪醫看著周錦川一副見了鬼的表情,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卻看見了一瓶鮮活如初的花,在夕陽下靜靜綻放著——根本不像是出事了的樣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