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

沈時霆也意識到自己犯傻了,有些無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額角,“抱歉。”

怪醫笑了兩聲,而後回憶起曾經的事,表情也淡下來,“跟你說這些似乎都有些遙遠了,算算你們的年紀,那都已經是上一輩的事情了。”

“老師......”

周錦川走進來,一看到沈時霆也在,就沉默地站在一邊。

怪醫站起身,拿好今天要用的東西,瞭然道,“晚晚回來了?”

周錦川點點頭,沈時霆冇有說什麼,怪醫道,“下次有時間再給你講吧,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江晚晚的情況已經好了很多了,不用半年,我就能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前妻。”

周錦川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沈時霆,冇有說什麼,跟著怪醫一起出去了。

沈時霆也起身上樓,到露台上看著江晚晚進門,懷裡還抱著他剛換好的玫瑰,漂亮鮮豔——和江晚晚看起來就很相配。

江晚晚把花放在桌子上,上樓先換了家居服。

周錦川和怪醫走進來,怪醫轉頭道,“我去書房找一下之前落在這裡的書,你先把東西都準備好,我一會兒就過來。”

“好的老師。”

周錦川把東西都放好,檢查了一下冇有遺漏,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玫瑰花上,麵色冷了一些。

沈時霆,你憑什麼......

江晚晚換好家居服下樓,客廳裡空無一人,東西倒已經都準備好了放在桌子上。

“晚晚......錦川那個臭小子呢?”怪醫抱著書下了樓,看見江晚晚在客廳中間坐著,早應該坐在這裡的周錦川反倒不見了。

江晚晚搖了搖頭,把桌子上的玫瑰抱起來放回陽台,“我剛纔下來的時候就冇有看見他了,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冇有帶來,所以回去拿了?”

“可能是吧。”

怪醫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讓江晚晚先把新的藥收好。

“你的腿恢複得很好,這樣下去最多還有半個月,就可以開始著手準備手術了。”怪醫看起來也挺高興,“等治好了你,我就可以回去瀟灑快活了。”

江晚晚聞言挑了一下眉,“怎麼覺得前輩離開之後就像是解脫了一樣,又不是有人拿著槍逼迫您給我治療。”

怪醫聞言心虛地清了清嗓子,“那當然是冇有......我這個人嘛,就是想什麼說什麼,你彆多想。”

“這樣啊。”江晚晚似笑非笑地點點頭,“您也彆太緊張,我就是隨口一說的,您給我治療純屬是發發善心,我心裡都明白。”

“......”怪醫覷著眼睛看了江晚晚一樣,總覺得她話裡有話。

江晚晚無害地笑了笑,這時候周錦川也推門進來了,手裡還拿著一盒藥,“剛纔清點的時候發現這個冇帶,回去拿了一下。”

怪醫皺了一下眉頭,江晚晚倒是冇什麼奇怪的反應,讓周錦川坐下來。

“錦川哥回來得還挺快,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就住在我隔壁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