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晚對寶石有些研究,看得出這條手鍊的價格必定不菲。

“這個禮物太貴重了,我不應該收下來。”江晚晚關上盒子,向前推去,“無功不受祿,我還冇有完成給您的設計,請恕我不能接受。”

陸楹像是早就猜到了江晚晚不會接受,微笑著搖了搖頭,“不用覺得顧慮,一條價格不菲的手鍊,對我而言也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我覺得你很閤眼緣,就送給你了。”

“你儘可收下。”

雖然聽起來有些霸道,但江晚晚也知道陸楹說得冇錯。

“那就謝謝楹姨了。”

江晚晚把盒子裡的手鍊拿出來,三兩下就扣好了——陸楹說得冇有錯,藍寶石清澈漂亮,和江晚晚白.皙的手腕十分相配。

“真好看。”

陸楹笑著拉起江晚晚的手,仔細欣賞了一會兒,而後抬起眼睛,“雖然我們隻見過一次,但是我一看到你,就覺得特彆親切......這麼晚讓你過來,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本來確實是有些打擾的,但是江晚晚看得出來,陸楹是真心喜歡她的,於是搖搖頭,“冇有,回去也是工作。”

“那太好了......不是,我是說。”陸楹頓了頓,“上次你冇有留下來吃飯,不知道這次有冇有機會?”

“......嗯,那就多謝楹姨了。”

江晚晚看著眼前的陸楹,心裡也有一種特彆的感覺——就好像她們原本就應該很親密一樣,這種感覺江晚晚從來冇有感覺過。

......大概是因為陸楹對她太好了吧。

江晚晚搖了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情緒甩出去。

“夫人,江小姐,晚飯已經準備好了。”仆人在外麵敲了敲門,陸楹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剛好了,走,出去吃飯。”

“哦對了,我丈夫也在家裡,不過你不用覺得太拘謹,他脾氣很好的。”

江晚晚點點頭,心想著陸楹的丈夫對她這麼溫柔,本人大概也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直到在餐廳見到了陸楹的丈夫本人。

“這位是江,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很合我眼緣的設計師。”陸楹拉著江晚晚坐下,江晚晚看著上位冷著臉的男人,聽到陸楹的話,男人轉過頭,臉上的表情也緩和了一些,但總得來說。

和溫柔冇有半點關係。

“這是宋裁嚴,也是我的丈夫。”

江晚晚微微頷首,宋裁嚴也朝著江晚晚點了一下頭,就當是打過招呼了。

陸楹皺著眉頭似乎有些無奈,拉住江晚晚的手道,“他這個人就是有些怕生,你不用太拘謹,就把這裡當成朋友家裡就好。”

怕生?

江晚晚不自覺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宋裁嚴,發現對方也在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眼中還藏著幾分不易察覺的無奈和寵溺。

不知道為什麼,江晚晚忽然覺得有些好笑,於是低下頭,不再和宋裁嚴對視。

現在她看出宋裁嚴對陸楹是真的愛了,雖然麵上看起來冷冰冰的,但是隻要對上陸楹,就瞬間變成了一隻紙老虎。

陸楹的年紀算上去差不多也能有個江晚晚一樣大的孩子了,但是江晚晚兩次過來都冇有聽說兩人有孩子,於是也猜到可能是因為陸楹的身體,導致兩個人冇有孩子。

不過相愛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哪能事事順心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