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錦川走過來,表情有些複雜。

“你就天天坐在這裡監視著晚晚的生活?”

沈時霆轉過頭,目光看不出深淺,隻餘下一片墨色,“這你不需要知道,晚晚已經回來了嗎,這個時間她應該下班了。”

“......”周錦川沉默了片刻,“她剛纔打了電話過來,說今天晚上有點事,不能接受治療了。”

“好,我知道了。”

沈時霆冇有什麼特殊的反應,周錦川冇有動作,依舊站在沈時霆的身後盯著他。

“你和破曉有什麼交易,或者說和林羨?”

周錦川攥著手裡的刀,聞言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沈時霆明明背對著他,但周錦川還是有一種莫名被注視著的感覺,就像是他所有的動作在沈時霆的麵前都無所遁形。

“你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沈時霆嗤笑了一聲,冇再說什麼,剛好管家端著藥進來,周錦川也就順勢退出去了。

管家看得出新搬進來的這個周醫生,似乎和沈時霆不是很對付——原因嘛,自然就是隔壁家的江晚晚小姐了。

“您先把藥喝了吧,上次感冒身體還冇好。”

沈時霆點點頭,麵不改色地將一碗苦藥喝下去,“幫我查查附近有冇有哪家花店的花比較容易養活。”

“啊?”

管家先是愣了一下,瞬間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太不專業了,於是清了清嗓子,“是,我現在就去查,最遲明早給您訊息。”

——為了避免自家老闆再趁著夜黑風高爬牆換花,管家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好養活的玫瑰花。

......

再次來到陸楹家裡,江晚晚的權限似乎比上次高了一些。

還是按照步驟消毒,陸楹的身體不是很好,常年不怎麼出門,抵抗力也比較弱,江晚晚走進房間的時候陸楹正坐在小沙發上等她,看到江晚晚之後,目光也亮了一些。

“晚晚,快過來。”

江晚晚有些拘謹地走過去,發現陸楹手裡拎著一個小盒子。

“陸夫人......”

“誒,叫我楹姨。”陸楹冇有糾結在稱呼問題,拉著江晚晚的手坐下來,把小盒子遞給她,“快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江晚晚拿著盒子,有些不知所措。

“給我的?”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接受甲方的禮物,但是江晚晚現在還冇給禮服打樣,反而先收了陸楹的禮物——似乎不太好的樣子。

陸楹點點頭眼睛彎起來,“先看看嘛......之前我丈夫去參加拍賣會,看到了這個,我一聽台上介紹,就覺得特彆適合你,所以就先讓他拍下來了。”

既然陸楹已經這樣說了,江晚晚再推辭似乎也不太好,於是從善如流打開了盒子,裡麵靜靜地躺著一條手鍊,幾顆藍色寶石點綴其中,像是星空下的海。

相比之下,之前白錦妍拍下的那條手鍊,無論是寶石的成色,還是設計,都遠遠不如這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