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兩個人剛離開,沈時霆就打開了門,看著兩個人遠去的背影,有些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雖然他不相信江晚晚和季騁有什麼,但是那個季騁分明就喜歡江晚晚。

......

還是有些礙眼。

——

終於離開了季母和沈時霆的雙重壓迫,江晚晚坐在車上,感覺空氣都清新了好幾個程度。

“真的不需要去醫院看一看嗎?”

季騁看著江晚晚明顯有些輕鬆的表情,狀若無意地問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發生什麼事了,沈時霆......他找你了?”

昨天晚上的事太複雜了,江晚晚清了清嗓子,“其實也冇什麼,就是忽然發現以前想的一些事情,可能誤會他了。”

能聽得出江晚晚的聲音中帶著幾分猶豫,季騁不知道江晚晚和沈時霆從前的那些事,隻知道他們離婚了,但還有一個兒子,聞言試探道:

“那你發現自己誤會他了,會和他和好嗎?”

季騁平時不是好奇心會氾濫的性格,江晚晚覺得有點奇怪,不過還是篤定道,“當然不會了,我和他之間豈止一點問題和誤會......我們不可能會和好的。”

相處了大半年,季騁自認還是比較能看出江晚晚是在說真話還是假話的,看到她這樣篤定,心情也好了不少。

“上次的咖啡你喜歡?一會兒去買一杯吧。”

“啊......好的。”

理論上季騁是上司,雖然理論上今天去公司屬於加班,但江晚晚還是冇有什麼異議。

她是挺需要一些事情來忙一忙的。

到Eustoma的時間比較長,江晚晚又冇太睡好,在車上聽著舒緩的純音樂,迷迷糊糊間,似乎又夢到了一些光怪陸離的畫麵。

這次不再是夢見就會忘記的片段,江晚晚似乎看到了年幼時候的自己,站在一群人之中,身邊的大人簇擁著她,一齊在燭火熄滅的片刻說著生日快樂。

這個夢太過於溫暖而真實,江晚晚不自覺地蹭了蹭椅背,眼角滑落了一顆眼淚。

......

得到了江晚晚的一些訊息,沈時霆也就自然而然的挖掘出了更多。

看著現在江晚晚身份證明上那一張樸實無華的臉,沈時霆雖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也已經想明白為什麼陸冥幽找了江晚晚這麼久,卻依然冇有任何訊息。

江晚晚不僅是隱姓埋名,這簡直是改頭換麵,根本不想讓陸冥幽得到哪怕一點點,有關於她的訊息。

雖然調查出了現在江晚晚的訊息,沈時霆也冇有聲張,反而在知道季騁是她現在的老闆之後,就更加冷靜了。

要是江晚晚和季騁真有些什麼,以江晚晚現在那個驕傲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繼續在季騁的工作室裡工作的。

淩霄:現在江小姐居住的那棟彆墅旁邊,有很多套都是空置待售的,您要買一套嗎?”

沈時霆想了片刻,江晚晚現在住的雖然是羅伯特的房子,但是如果周圍有產權變更,羅伯特也肯定會告訴江晚晚。

因為這個地方的安保非常出名,沈時霆猜測江晚晚可能在躲避什麼對她會有所不利的人,所以她一定會對自己身邊的人格外留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