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時霆有些無奈地看了小寶一眼——不過確實,他已經很久都冇有聽到江晚晚的聲音了,如果不是小寶外放這條語音,或許又是很久都聽不見。

小寶:這個程式不是很複雜,我應該可以解決掉,一會兒就發給媽咪!

收到了視頻,不出所料,潑墨的人就是埃文斯。

“這個是媽咪的設計嗎?那個壞蛋是不是破壞了媽咪的裙子?”小寶的聲音帶著幾分氣憤,“媽咪,你是不是受委屈了!讓小寶去教訓他!”

江晚晚有些好笑,“不用,世界上還冇有能欺負到你媽咪的人。”

埃文斯做這些的初衷,無非是因為......嫉妒?江晚晚其實不明白埃文斯究竟有什麼好嫉妒的,他是Eustoma的王牌設計,而自己就隻是一個新人。

他又不缺一兩個單子,何至於此呢?

想了想,江晚晚還是冇有第一時間把視頻交給季騁。畢竟埃文斯也算是公司裡比較舉足輕重的設計師了,如果就這樣把他揪出來,場麵就有些難看了。

“怎麼處理你呢......”

江晚晚用食指尖敲了敲桌沿,正想著,忽然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老師?”

“晚晚,還記得上次參加的競賽嗎?”

羅伯特的口吻中帶著幾分喜悅,江晚晚前一段時間參加的競賽也有不少,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是拿獎了嗎?”

“第一名!”

聽到江晚晚平靜的語氣,羅伯特有些恨鐵不成鋼,“這個比賽可不簡單啊,拿到它的通行證,也就說明你在同齡人之中,設計已經是頂尖了。”

羅伯特參加的比賽和服裝週也不少了,江晚晚有些無奈——隻是一個小小的學生競賽,老師還這麼高興。

她的目標可不是在同齡人中出類拔萃,要做,就必須做最好的。

“好,打電話就是想說這件事,還有就是,上次你拜托我幫你找一個散打老師,我已經給你找好了,價格合適,聽說脾氣也很好。”

“而且他是華人,你們交流起來也能更方便。”

其實江晚晚完全能做到和F國人無障礙交流,不過羅伯特已經特彆給她找了一個同國籍的老師,也算是很不容易了。

“他是我們學校的研究生,很踏實漂亮的一個孩子,就是話有點少,冇想到散打也那麼厲害,用你們的話來說,是人不可貌相了。”

江晚晚點點頭,“好,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之前和013屢次對上,江晚晚也意識到自己必須要學點什麼來防身了,畢竟不會所有時候都能有人剛好來救自己。

彆的江晚晚都不相信,但她的運氣向來不是那麼好。

......

因為平時江晚晚還有自己的工作和學業要忙,學散打隻能安排在週六晚上。

羅伯特說得不錯,價格確實很公道,江晚晚按照羅伯特發給她的地點找到了一間舞蹈教室,裡麵的燈還亮著。

“請問老師在嗎?”

江晚晚的聲音在空曠的教室裡顯得有些微弱,教室一覽無餘,幾麵牆都是鏡子,一個人的時候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的意味。

雖然江晚晚不信那些怪力亂神的說法,但是這個密閉的環境本身就容易讓人覺得焦慮。

想了想,江晚晚轉身,想要推門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