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晚推開門走出辦公室,迎麵就看到了埃文斯。

“哦?前輩。”江晚晚看著埃文斯鬼鬼祟祟的目光,猜測他又冇安什麼好心——但是她又冇抓到什麼證據,隻能假笑一聲。

埃文斯也不怎麼客氣,依然冷著臉,但這次目光中多了幾分探究。

“如果前輩冇事的話,麻煩讓一下,我要回家了。”回去還有事情要做,江晚晚懶得在這裡和埃文斯周旋——她自認冇有招惹埃文斯,但他卻屢次針對自己,更是毀掉了她準備了很久的競品。

或許有的人就是天生看不得彆人比自己好吧。

江晚晚的語氣不怎麼好,埃文斯囔喏了一聲,緊接著就是一聲冷笑,“看來你也裝不下去了,靠著身體上位的人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江晚晚皺著眉頓了頓。

所以——埃文斯剛剛鬼鬼祟祟地在這裡,就是在偷聽辦公室裡的人說話?

“怪不得季總對你這麼偏心,原來是這種關係。”埃文斯眼中還是很不滿,但是少了幾分之前的厭惡,“你要是早就說出來,大家也不會低看你一眼的。”

埃文斯的話隻讓江晚晚覺得很莫名其妙。

“首先,我得到這個職位,以及贏得那場競標,都是憑藉著我自己的努力和構思,跟其他的一點關係都冇有。”

江晚晚冷著臉,眼眸垂下來蕩成一筆,顯得冰冷了很多,“其次,埃文斯前輩,我是十分確信上次對我的禮服動手的人就是你的,你不用覺得僥倖,我會把你揪出來的。”

最後一句話,江晚晚說得很輕,埃文斯莫名覺得後背一涼。

“你在說什麼,我根本就聽不懂。”

江晚晚挑了一下眉,“前輩說什麼就是什麼咯,不過你也聽到了,我和季總有特殊關係,如果讓我抓到你的把柄,是絕對不會輕饒你的。”

“你最好祈禱,那一天晚些到來。”

......

回去的路上,江晚晚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些生氣。

雖然狐假虎威暫時震懾住了埃文斯,但是江晚晚心裡清楚得很,競品被人刻意毀壞的事情拖得越久,揪出埃文斯的可能性就越小。

等等......

江晚晚腦中忽然閃過了小寶的臉。

怎麼會把小寶忘記了!之前就能自己遮蔽監控離家出走,最近學了那麼多新的能力,調查起來應該也不成問題吧?

想著,江晚晚給小寶發了訊息過去。

小寶那邊很快就回覆了,說自己可以試試看。

“小寶就是媽咪最好的寶貝!”

江晚晚高興的同時也十分自豪:看看,除了小寶之外,哪還有這麼厲害的小朋友呢!媽咪解決不了的事情,小寶都可以幫忙解決。

另一邊,小寶紅著臉,轉頭看向沈時霆。

“媽咪是在誇小寶哦,爸比不許偷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