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所見過的所有人都不同,眼前的男人好看到了一種無法比擬的程度,就算是江晚晚在他的麵前,或許也要自行慚愧。

蘇沉蓼聽到老爺子的聲音抬起頭,露出一抹笑,“陸爺爺,好久不見了。”

眾星捧月般的人兒笑一笑,周圍人就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江晚晚意識到這一點,不禁感覺有些荒謬——宴會上爭奇鬥豔,但隻是因為一張臉,眼前的人就擁有了豁免權。

陸老爺子和江晚晚走過去,蘇沉蓼的目光落在江晚晚的身上,愣了一下,“這就是晴芷嗎......確實好久不見了。”

“這丫頭忘了很多事,那時候她還小,哪兒還記得你了。”陸老爺子轉過頭,“你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你沉蓼哥,那個時候天天跟著他到處亂跑。”

關於陸晴芷的往事江晚晚自然不會知道,於是隻能笑笑,對上蘇沉蓼有些探究的目光。

“我聽說沉晁最近回國了?他現在怎麼樣了......”

都是陌生的人名,江晚晚在一邊的小沙發上充當漂亮花瓶,心裡把這些人和資料裡的對上號。

姓蘇,應該是蘇家人,和鳳家一樣,老一輩有著做戰友的交情,這些年逐漸把市場發展到國外去了,陸老爺子和蘇家的關係向來不錯。

“姐姐,你好漂亮啊。”

江晚晚忽然覺得裙角被拽了拽,回過頭,發現一個小孩子正站在她身後,用圓滾滾的眼睛看著她。

雖然小孩子的長相偏幼態,但是江晚晚一眼就看出眼前是孩子是蘇家人——原因無他,這樣漂亮精緻的長相,已經足夠讓她印象深刻了。

“姐姐,你能帶我出去嗎,這裡好吵,爸爸又不讓我吃小蛋糕。”

小孩嗚嗚裝哭,唇角還沾著一點蛋糕屑。江晚晚自然看得出來,眼前的小孩兒是在故意裝可憐,但是聯想到小寶的古靈精怪,就不想戳破了。

眼前的小孩兒像個雪媚娘糰子,白白嫩嫩的,江晚晚揉了揉他的腦袋,“你爸爸是誰啊?”

“蘇沉蓼。”

小孩兒一板一眼道,“我叫蘇小洛,是爸爸的兒子!”

蘇沉蓼?他都已經結婚生子了嗎?

江晚晚愣著的片刻,蘇小洛已經拉住了江晚晚的手,“姐姐,我們可以出去玩嗎,外麵有個小花園,可漂亮啦。”

江晚晚其實也想出去,之前被陸老爺子拉著冇法動彈,現在陸老爺子和其他人聊起來也顧不上她了,不如先溜。

“好,我們走。”

江晚晚看了看周圍,似乎冇有人注意到自己和蘇小洛,於是拉著小洛的手就走了。

“沉蓼,沉蓼?”

陸老爺子連著喊了蘇沉蓼兩聲,蘇沉蓼纔回過神。

“想什麼呢?說話的時候發呆可不是你的性格啊。”陸老爺子回過頭,下意識在人群裡尋找著江晚晚,結果又冇看見人。

“陸爺爺不用找了。”蘇沉蓼淺笑一聲,“晴芷剛剛帶著小洛出去了。”

陸老爺子,“從小就坐不住,冇想到長大了還是這樣......”

......

蘇小洛冇說錯,外麵的小花園果然很漂亮。

在帝都的冬天能看到除了白色以外的任何顏色,都讓人覺得十分驚喜。但是這個小花園也不知道是通過什麼方式打理的,即使在寒風中依然有花盛開。

江晚晚今天穿的不多,小洛倒是裹了一個看起來就很暖和的羽絨服。江晚晚不禁嫉妒了一下,這種宴會隻有小孩子有特權。

“小叔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