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人都說陸家的大兒子——也就是陸晴芷和陸冥幽的父親,是陸老爺子最得意的兒子,但是對五兒子陸長海卻都是知之甚少。

陸冥幽既然能說出來,就不會是假的。江晚晚若有所思:原來陸老爺子最喜歡的兒子是陸長海嗎?

怪不得五叔一直會住在家裡,仔細想想如果是四叔在家裡無所事事地侍弄花草,老爺子應該早就把人趕出家門去了吧......

但是!

江晚晚有些苦哈哈地敲了敲自己的腦門,“不知道是聯誼會的時候我都不想去,這下子成了聯誼會,我就更不想去了,有冇有什麼辦法能逃過這一劫?”

看著江晚晚這幅樣子,陸冥幽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會兒,而後道,“你可以像我一樣,找一個妹妹回來做擋箭牌。”

“陸冥幽!”

......

即便江晚晚再不情願,該參加的宴會也不會少了她的。

為了不丟陸老爺子的臉,江晚晚已經拜托羅伯特老師準備了禮服,就算不是親自量體做的那樣合襯,能經過羅伯特手的衣服也絕對不簡單。

“好看好看,還得看我們晚晚的眼光,就是獨到。”陸老爺子對江晚晚是讚不絕口,一邊指責了五叔成天在家裡悶著、不出門。

江晚晚挑的禮服也不是很花哨的款式,還是大片的白色為主,在人群中能夠脫穎而出,但不會過於乍眼。

主要是,江晚晚想在眾人麵前給陸老爺子漲麵子是真的,但是不想被當成商品一樣......當成聯誼中的一員,又是另一件事。

“行了行了,你大哥是不是和你說了?”

江晚晚點點頭,挽著陸老爺子的胳膊,無奈道,“您啊,就彆再亂點鴛鴦譜了,我現在覺得一個人挺好的,輕鬆,冇什麼負累,公司......公司裡,還有那麼多的事情等著我處理......”

“好了好了。”

陸老爺子揮揮手,“不逗你了,這次帶著你,就是想讓你見見世麵,這帝都各家也算是風起雲湧的,多見識見識,對年輕人冇壞處。”

“但是說起來,你和鳳家那個小子的事,八字還冇一撇,我也很著急啊。”

忽然又提到鳳棲梧,江晚晚歎了口氣......

她本來還想著,這次回來就把一些事情說清楚,解開和鳳棲梧之間的婚約,但見識過老爺子的思想之後,江晚就知道冇有那麼簡單。

無論怎麼樣,江晚晚還是有些無奈,挽著老爺子的手走進了宴會廳。

——

說是一場聯誼會,一點都不誇張,江晚晚走進宴會廳,才知道陸冥幽所說的是怎麼意思。

一眼看過去全都是年輕人,一個比一個漂亮、優雅,觥籌交錯,江晚晚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就被老爺子領進人群裡了。

這是江晚晚第一次。在人群中露麵,於情於理,江晚晚都應該表現得更讓人驚豔一些。

“沉蓼,好久不見。”

陸老爺子拄著柺杖,江晚晚看見人群正中間的年輕男人回過了頭,一張漂亮到過於妖冶的臉,彷彿不是真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