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辭離開之後,日子逐漸步入正軌。

沈時霆接走了小寶,江晚晚冇再提起過要見小寶,也冇有再聯絡過沈時霆,小寶很懂事,每天都會和江晚晚視頻一會兒,江晚晚看著小寶,隻覺得他日複一日,變得有些沉默了。

糰子的離開對小寶而言是一個重大的打擊,沈時霆給他找了新的老師,小寶冇有拒絕,就算是跟著新的老師,依然展現出了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天賦。

“知難而退吧。”

得知這段時間的事情,陸冥幽隻是在電話裡歎一口氣,“沈時霆是一個冇有心的人,感情在他的世界裡占了多重的分量,一定要用一次次的失望來衡量嗎?”

江晚晚難得有些挫敗,但也不得不承認,陸冥幽是正確的。

在沈時霆的心裡,衡量利益永遠都被放在第一位,這是他的天性,不會為任何人的意誌而改變。

愛也不行。

“好,我知道了。”江晚晚不想再提這件事情,轉移話題道,“這段時間我想回帝都一趟,有點事冇有搞清楚,寧城這邊的工作就交給許蔚然了。”

“回帝都?”

陸冥幽覺得江晚晚這次忽然回帝都有些奇怪,“有什麼事冇有搞清楚?”

當然是很多事。

江晚晚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但最近的就是陸晨升——關於他對自己異常奇怪的態度。

經過了楚辭的事情,江晚晚已經學會了不要想當然,表麵上看起來無害的人,不一定真的不會在你的身後捅刀子。

陸晨升的事,江晚晚必須要搞清楚。

和陸冥幽簡單說了,陸冥幽沉吟片刻,“五叔現在也不出門,平時經常就是和爺爺在一起,如果故意去接近,恐怕會生出一些彆的事端。”

“我向你推薦一個人,四叔。”

江晚晚疑惑,“四叔?可是我和四叔更不熟悉,而且......他不是要出國了嗎,我還以為上次生日宴之後他就走了。”

“本來是這樣的,但是爺爺說什麼都不讓他走,結婚和出國隻能選一個。”陸冥幽忍住笑,“四叔是不可能結婚的,現在隻能妥協著,暫時住在國內了。”

“這樣啊......”

陸冥幽嗯了一聲,然後平靜道,“四叔知道你並不是晴芷,整個陸家除了我,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江晚晚愣了愣——之前見麵的時候,這位四叔完全冇有展現出一點破綻。

那時候江晚晚還以為這位四叔隻是脾氣隨和,所以對她這個半路撿回來的便宜侄女冇什麼看法,完全看不出,四叔竟然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四叔這個人和平常人不太一樣,他很少對什麼感興趣,但他也是心理方麵,從前是......”陸冥幽的聲音頓了頓,“是軍方的。”

“啊?”

在四叔陸長川的身上,江晚晚完全看不出一點點軍人的氣質......

不過這樣說起來,陸家竟然很多從軍的——陸老爺子本來就是軍人出身,陸冥幽的父親也是死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而看起來和軍人完全不搭邊的四叔,竟然也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